文学

穿越之仁义无双by手残君

穿越之仁义无双男女主角是任义,刘宫的小说,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大哥,我回不来不是正好遂了你的心意吗?”任义低声说道,脸上挂着笑容,眼中却一片冰冷。 ...任义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这比芯片之前预计的时间短了一半还多,应该是受优化后的三圣锻体功影响。

不仅如此,经过这次破而后立,任义的修为又前进了一步,已经达到了练髓巅峰,之前在锻体,凝血两个境界时的不足也得到了弥补。

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他就能突破筑基达到练气期,不过任义并没有着急,身体恢复后他的修练又多了一项内容。 血战十八刀,同样是在大炎边军学到的基础刀法,这些年任义就是凭着这套不入流的刀法获取军功,扫平那些飞云寨周边盗匪山贼的。 军中武学讲究的是杀伐凌厉,有进无退,一击毙命,这套血战十八刀也是一样,没有什么虚招花招,与其说是一套刀法,不如说是一套组合在一起的杀人技。

这些年来任义已经把这套刀法练成了身体本能,换成数据来表示就是熟练度已经达到百分之百了。

但这还不够,任义又通过芯片对血战十八刀进行了初步优化,使这套刀法出刀路线更短,速度更快,发力更大,更符合人体力学,同时也变得更为极端。 芯片也不是万能的,在缺乏实战数据的情况下,目前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任义准备再花几天时间彻底熟悉优化后的刀法,同时也督促大山和二秃子修炼。 大山和二秃子在大炎边军时就是任义的属下,虽然修为不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但对任义忠心耿耿,为了他可以连命都不要,这些年都不止一次为他挡过刀。 任义当初逃出大炎国时一共带了12个兄弟,这几年跟周边盗匪厮杀中死了6个,几天前那一战又死了4个,现在只剩下大山和二秃子了。

之前的任义没有这个意识,现在他既然穿越过来,就不能任凭他们两人再继续荒废下去。

大山和二秃子天赋并不好,即使修炼资源供应充足,这么多年修练下来也才刚入凝血境。

大山仗着身高体壮,还有几分蛮力,而二秃子除了几分小聪明外,就真的是一无是处了。 不过在现在的任义看来,能力并不重要,忠心才是最关键的。 修为不高可以练,而且现在开始也并不算太晚,这个世界的修练体系就是从锻体筑基开始的,锻体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身体要长开,骨骼基本成型,能承受住较大的压力。 所以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什么十五六岁横扫天下的少年天才,一般都是十八岁后才正式开始修练。

大山和二秃子虽然现在已经二十五六岁了,但之前在军中好歹也打下了些基础,现在开始认真修炼将来未必就不能有所成就。

任义专门针对大山和二秃子两人的锻体功法进行了优化,然后开始督促他们修练,自己在练刀的同时用芯片进行监督,空闲时对他们练得不对的地方一一进行纠正。

大山还好,二秃子时不时总会找机会偷个懒,任义也没跟他客气,用刀背抽得他哇哇乱叫。 二秃子觉得二当家真的变了,以前从来就没管过他们的修练,现在下手是真狠呀。

不过没办法,为了不挨揍他也只能每天老老实实修练。 苍莽山飞云寨。 身罩黑色外袍的段飞云看着演武场中正在操练的山贼手下们志得意满。 “二当家的尸体还没找到吗?”段飞云转身对身后跟着的孙乙问到。 “回大当家的,尸体还没找到。

”孙乙回答道,又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大山和二秃子的尸体也没有找到。

”“十天了,二当家这回看来是真回不来了。

”段飞云低声说了一句,对大山和二秃子他并没有在意。

“继续找!另外跟老蒋说一声,把二当家留下的兄弟照顾好,明白了吗?”段飞云眼睛盯着孙乙道。 段飞云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修为是练髓巅峰,在苍莽山的数十个山寨里也算是顶尖的高手了,而且以他的年龄,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不过直到今天,他才感觉这飞云寨是他段飞云的飞云寨。

原本任义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傻小子,当年他利用任义逃出大炎国,建立这个飞云寨准备就此创下自己的基业,给他一个二当家的位置只是安他的心而已。 可没想到,三年下来,任义竟然在飞云寨获得了那么高的声望。 作为寨主大当家,他段飞云不可能跟任义一样每战冲锋在前,更不可能和任义一样跟下面的喽啰们成天喝酒吃肉打成一片。

这飞云寨的地盘是任义打下来的,这飞云寨的山贼只认任义这一个老大,而且任义的修为这些年也在逐步提升,现在已经不比他弱多少了,这是段飞云不能忍受的。 任义傻,可不代表他手下的兄弟都傻,再这样下去,这飞云寨到底是姓段还是姓任就不好说了。 段飞云转身回到山寨大厅,正琢磨着怎么把任义的手下打散,逐步消除任义对山寨的影响,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连串的叫声。 “大当家,二当家回来了,二当家回来了!”一个山贼大叫着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段飞云脸色阴沉下来,不过一瞬间,又堆满了笑容,急步走到厅外。

任义刚进山寨大门,正跟身边围的着山贼们打着招呼,段飞云赶紧快步迎上。

“二弟,你可算回来了,这几天大哥担心得觉都睡不着,正派人满山找你呢。 ”段飞云上前拉住任义的手亲热的说道。

“大哥,我回不来不是正好遂了你的心意吗?”任义低声说道,脸上挂着笑容,眼中却一片冰冷。

这时段飞云身后,孙乙和蒋连虎两个大头目以及十几个小头目也围了上来,听见任义的话吃了一惊。 “二弟,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飞云寨可不能缺了你呀。 ”段飞云觉得任义有点不一样了,这样的话放在以前他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任义懒得跟段飞云继续虚以委蛇,目光扫了一圈道:“怎么没见着老黑呀?他不会也死在那个肥羊手里了吧?”老黑和孙乙,蒋连虎一样,也是飞云寨的大头目。 那天在任义下山之前,老黑就带着人出去了,现在想来,老黑应该也死在了那个高手手中,他手下的山贼应该没什么太大的损失,回来把消息告诉了段飞云,这才有了后面这些事。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