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内监魏某,明决有胆略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内监魏某,明决有胆略司礼监最新章节

火起之后,魏公公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与之一同赶到的是滕县衙门上下。

“为何失火,怎么失火!…为何屡攻不下,致使圣公子侄蒙难!”眼前的大火令得魏公公愤怒异常,衍圣公亲侄孔二公子的死更是让他暴跳如雷,气的拿鞭子猛抽在场的几位部下。

衙门一干人等见了,都是害怕,都晓得太监脾气暴躁,今日见了终是确信。

“禀公公,入府流民众多,内中颇有凶悍之徒,且当时府内有孔家不少人,我等当时又不知二公子被害,害怕强攻会伤及无辜,因而…”在场一名营官硬着头皮道。

“处事不决,优柔寡断,咱家养你们何用!”“咱家…咱家对不住圣公啊!”魏公公好不恼火,扬手就给了那营官一鞭子。

营官结实受了,额头上立时渗出一道鞭印,却不敢拿手抚额。 魏公公怒气犹在,左右不敢相近。 营官心中却美,按公公赏额,一鞭一百两,两鞭两百两,若能再来一鞭便更好。 瞅着一众部下都聚在这里,魏公公更是恼怒,骂道:“都愣在这做什么,还不赶紧救火!”“是,是,属下这就安排救火。 ”众部下不敢耽搁,纷纷呼喝带人奔赴火场。

魏公公余怒未息,却知已尽人事,孔府之事非人力可挽,如今局面,却要速速扑灭这雄雄大火,保滕县百姓安危才是。

知县严重也知当下已非救人,而是救火,望着火场悲苦连连。

很快,在魏公公的严令下,在场的数百武骧右卫后营旗军将士全部投入灭火事宜。 随着一道道命令,更有散落各处维持治安将士火速前来增援。 衙门这边,也由王主薄带人召集附近里长,命将邻近百姓从家中迁出,免得风起火大,陷身火场。 滕县衙门的衙役和弓捕手约上百人,在典吏宋文东的带领下于孔府东南角帮助灭火。

知县严重这会已经不抱任何孔二公子还活着的希望,眼前这冲天大火,任谁也活不了了。 若说还有念头,便是希望能快速灭了这火,从火场中抢出孔胤植的尸体,不然连个尸体都烧没,他这知县真个就是要掉脑袋了。

在灭火过程中,魏公公曾多次对现场实地指挥的步军左营坐营官曹文耀强调,不管火势有多大,一定要将它扑灭,绝不能让大火蔓延,给周边百姓造成巨大损失。 更要各官佐定下军令状,谁负责区域控制不住,便就地免职。 层层重压下来,孔府大火得到遏制,不虑向周边蔓延,但府中火势仍大。

伴随火势的是冲天黑烟,叫人看着如同一条黑龙。 “贼人万恶,于府中遍撒火油,否则,这火绝不会这般大。

”魏公公万分痛心。 “公公已经尽力,此事,唉…”严重长叹一声。

不一会,却有消息说府中似有活人传来呼救声音,魏公公听后格外激动,忙和严重带人赶去查看。 “方才就是此处院墙后面传来求救声,现在却是不闻了。 ”现场一个带队的标总道,他已经带人将这段院墙砸开,可里面火势很大,烟也大,实在是不清楚求救之人在哪。 “救人!”魏公公突的喝喊一声,“给咱家拿床棉被来!”左右一惊,不知何意。 魏公公大怒,命速去。 很快,就有棉被寻来,魏公公急忙取来兜在头上,又叫再拿。 一床,再一床,很快四床棉被在魏公公的愤怒声中盖在他身上。 “泼水,泼水!”火光烫的魏公公脸通红通红,可他老人家却毫不畏惧,一门心思只想进去救人。

左右见状,都是大吃一惊,纷纷上前劝阻。 知县严重也是震惊于魏公公英勇救人义举,然眼前大火真的不能犯险。 众人苦苦劝阻。

魏公公却疾声斥道:“若此间求救之人是尔等兄弟子侄,尔等还会袖手旁观么!”众人闻言,都是大惭。 不待他们再劝阻时,魏公公已然披着湿水的棉被冲进了院墙。

“魏公公,危险,不能啊!”严知县惊的大呼。 “公公,快回来!”左右急忙呼吼,可魏公公置若罔闻,一心救人,根本不掉头。 身影清晰映在众人眼帘前,真正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眨眼间,魏公公就到了那着火院子前头,他似是滞了一步,就这一步,突然就“砰”的一声,一根着火的木头砸了下来。 不偏不倚的落在魏公公身前数尺处。 众人见了,惊呼连连。 魏公公也愣了下,心里暗骂:小田你个王八蛋,不是说好了在咱家身前丈许处落的么,怎么现在就掉了,你个王八蛋真想砸死咱家么…咱家真是死了,半夜找你切腹玩!“公公!”就在众人惊的呼吸都停了时,英勇救主的小田带着几个亲卫奋不顾身上前,一人抱,一人拉,一人拽,众人合力,不顾魏公公的怒斥和挣扎,硬是将他从院内抬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救人要紧,救人要紧!”魏公公挣脱部下束缚,再想前去救人时,眼前大火已将那院落完全吞没。 耳畔传来的除了噼哩叭啦的木头家具燃烧声,再无声音。

“唉!”魏公公如抽魂般,颓丧无力坐地,恨恨一拳砸在地上。 大火吞噬着一切,他老人家年轻的脸庞满是痛苦不甘之色。

突然,他老人家再次站起,然后冲向一处尚未着火的院墙外,喝令左右与他上屋檐观察火势。

知县严重等滕县官吏亲眼目睹着魏公公在房檐之上,不时疾驰那处,不时奔至这处,随着瓦片纷纷掉落声的,是魏公公年轻挺拔的傲人身姿。 后来,《滕县县志》如此记下当时的场景:内监魏某,奋勇救火,著靴上墙屋,如履平地。 明决有胆略,近民亲百姓,不畏生死,堪称贤寺。 魏公公在自己给皇爷的白话奏疏中则是这样形容自己——“皇爷,当时奴婢见这火实在太大,情急之下哪想着奴婢的安危,只想着不能叫这火再烧下去,烧着了百姓…”和这白话奏疏一同急递入京的是一张魏公公救火时的画像。 据说,这画是滕县一个读书人有感魏公公救人形象特意画的。 事实上,这张画是魏公公自己画的。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