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人生十论》读后感:做个摘要

《人生十论》读后感:做个摘要

  一、《人生三路向》  这一章,钱穆先生所指三路向乃是,一向精神界内求,偏向于心;二向物质界外求,偏向于物;三乃是儒家的中立,既不偏内求,又不偏外求,既不偏向心,又不偏向物。

  向精神界求发展最高为宗教,向物质界求发展最高为科学。

  向外求乃无边界,只能不停地追逐,满足转眼化为虚空。

愉快与欢乐,眨眼间变为烦闷与苦痛。

逐步向前,成为不断的扑空。

强力只是一个黑影,充实只是一个幻觉。   向内求亦无穷,结果仍然是不停的扑空。

向外的人生,是一种涂饰的人生;向内的人生,是一种洗刷的人生。 向外是建立,向内是拆卸。

向内走进,自然不免要遗弃与摆脱外在。   向内的人生是洒脱的人生,最后的境界则成为一个脱空,佛家称之为涅槃,乃无。   向内与向外都不可分割,二者相依相存。 因此禅宗说迷既是悟,烦恼既是涅槃,众生既是佛,无明既是真知。

  儒家的人生,依着中间线路前行,前面无限,但随时随地便是他的终极宁止点。

  儒家不偏向外,他们肯定物质追求。

《孟子》中“食色性也”,孔子“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  亦不反对偏向内,他们不反对科学。 但他们不说战胜自然,克服自然,知识即权利。 他们只说尽己之性,然后可以尽物之性,而赞天地之化育。

他们说天人合一。   二、《适与神》  这一章,钱穆先生在西方传统真善美的价值观念上,引用了德人巴文克BermhardBavink的现代科学分析提出的另外两项:适合于神圣,作为真善美的补充,并对新增两项进行叙述。   真善美并非超越人类的客观存在,任其是绝对的,终极的。

既称为客观,便有含有主观的成分。 有所观,必有其能观者。 能所一体,同时并立。 观必有至,宇宙间便不应有一种纯粹的客观。   道,绝对为无,泯绝相对,既无绝对。 人类所能达到的真理之最大极限,是一种会合古往今来的一切人类的种种立场而融成的一种真理。   强调“适”,则令主观即成客观,相对即成为绝对,当下便是终极,矛盾即成为和合。   “适”的价值领域,侧重于人生现实。 这一价值领域,绝非是绝对,依然属于相对,是有限的,依然限制在其自己的价值范围之内。

  “神”乃是一沙一世界,在须臾中得无终极,在无宁止中得宁止。   “适”是引而近之,使人当下即是。

  “神”是推而远之,使人鸢飞鱼跃。

  三、《人生目的和自由》  在人类历史演进的过程中,最先是满足其生物性需求,先求生命保存,再求生命延续,这一层属性乃是自然赋予。 在此之外,人类还另有生存的目的,这也是人类区别于草木禽兽之处。

有目的有意义的人生称为:人文人生,或叫有文化的人生。

  文化的人生,便是人类从自然人生中解放出来的一个自由。 有目的的人生,且有选择此等目的的自由,此为人类生活的两大本质。

只有这种自由的获得,才能指示出人类文化前程一线的光明。

  人生目的,既由人自由选择,则并无高下之分。

自由追求有目的的自由,不免受到外界的阻抑和限制。 人生种种目的之是非高下,取决于自由量。

自由乃评判一切人生目的的价值标准。

人类的善恶评判取决于自由量。   若没有文化的人生,则自然人生也不算恶。 若没有更高文化的人生,浅显的文化人生,也不好算恶。 正是因为文化人生的演进,恶的观念,恶的评价则变得越加鲜明。 并非文化人生中产生了更多的恶,实则是文化人生中产生了更多的善。

  四、《物与心》  在物和心这方面,钱穆先生认可现代科学得出的结论,现有物,后有生命,再有心。 然后并非纯粹的唯物观点,他认为心不必束与物所制。 人类文明得以不断延续恰好是因为生命与心灵努力的结果。 心能脱于俗梏,独立存在。

  心与心的交汇,共同的努力,彼此的成全,成就一个大我。   五、《如何探究人生真理》  这一章,钱穆现实比对的中西文化的差异。 认为东方文化乃是内倾性;西方文化乃是外倾性。

中国人追求真理重向内,而西方人追求真理则重向外。   西方人的真理观,超越人生而外在,必为一种客观的,由此而产生宗教、科学与哲学。

向外寻乃是无限。   中国人追求真理乃是向内求索,求得所得再转而向外去观照,可谓是主观。   《尚书》言,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孟子言,尽心知性,尽性知天。 《中庸》言,尽已之性,可以尽人之性。

尽人之性,可以尽物之性。

尽物之性,而后可以赞天地之化育。 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得大道,天人合一。   中国的哲学以人生哲学为主,授以日常人生的一种深切经验与忠实教训。 主张人以修身为本,继而向外求齐家、治国、平天下。 教人做一好人,即做天地间一完人。

  如何做一好人,依靠内心的明觉,由各人自己之内体验,而不在其外寻。   六、《如何完成一个我》  “古我之所贵,贵能于人在世界中完成其为我。

贵在于群性中见个性,贵在于共相中见别相。

故我之为我,必既为一己之所独,而又为群众之所同。

”  中庸有言,极高明而道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遵德行而道问学。 此三语,为中国人教人完成一我之最高教训。 人既才性不同,则分途异趣,断难一致。

然而论道义,各有一恰好处。 人有所殊,若能尽其性,则近道。

  人,仁也。

皆是相互成全。

完成我的内在方面需要仁,完成我的外在方面需要礼。   七、《如何解脱人生苦痛》  人生两大限。

一为人我之限,一为生死之限。   佛曰,无我涅槃;耶教曰,上帝天国;道曰,无为而自然;儒曰,求安适。   身量有限,心量无限,人从自然生命转入心灵生命,既是超出有限,便是接触苦痛,也便解除了人我之限。   为道义而死,便是死得其所,可以达永恒,即破除生死之限。   八、《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人心不能尽向神,亦不能尽向物。 人心又不能封闭在身,专制它,使只为身生活作工具,作奴役,这将使人类重回禽兽。 ”  孔子教人把心安放在道义之内,安放在仁之内。

“忠恕违道不远,孝第也者,其为仁之本欤。 ”孟子说:“仁,人心之安宅也。 ”  九、《如何获得我们的自由》  人生不获自由是痛苦,而尽要自由,又成为罪恶。

  威廉·詹姆士把人所认识我分为三类:1.肉体我、2.社会我(假我,客我)、3.精神我(主我)。

肉体我受生理支配,社会我受礼法约束,唯有精神我可以获得无限自由。

  教育家佩斯泰洛奇,列出人生三情状:1.自然情状、2.社会情状(政治情状)、3生活情状(道德情状)。 人类生活由此逐级演进,不可越位。   儒家提倡的既是从道德出发,这种道德是明觉,不受外界所迫,在这一层能获取极大的自由。   十、《道与命》。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