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叶连贺,夏黎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是最近网上很热门的一本优质小说,男女主是叶连贺,夏黎的小说穿越之摄政王宠妃讲述了:夏黎,法医界第一美女,却被男友谋杀而死,一朝穿越到嫁给痴傻摄政王当天跳河而死的将军府三小姐身上。

穿越就成了别人家老婆,这是什么鬼?而且这丈夫的脸怎么看怎么膈应,居然和那个弄死她的男友一模一样。 她只能硬着头皮,用自己的智谋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权势世界里,为自己还有那个痴傻的丈夫撑起一方天地。 只是,为何这傻丈夫在某些方面不仅不傻,还比一般男人更聪明……精彩章节待叶连贺与夏璃回到摄政王府已是傍晚,夏璃眼中的叶连贺早已回复了往时的天真,仿佛在太后寝宫里冷静的他仅是自己假想出的一个样子,而他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

叶连贺瞧见夏璃正望着自己,忽然想要试探试探这个看起来和听起来不一样的女子。

“娘子娘子,为什么你要替皇后那个坏女人向母后求情呀?”夏璃看着他此时眼里的晶莹透彻,笑答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算是我帮太后娘娘受的,让大家明白我已不是当年那个软弱的将府三小姐。 若日后皇后仍要犯我,我定会十倍、百倍的归还。 ”叶连贺看着眼前的夏璃,不怒自威形容起她来也不为过。

夏璃自然是不知道叶连贺眼中对于她的熠熠星辰,只顾着对一个她所认为的“孩童”一股脑儿的倾诉掉心中所想。

“娘子好棒,贺儿最喜欢娘子了!”说着还抱了过来,但是由于叶连贺高大的身材照夏璃大了好几圈,现在夏璃整个人就被叶连贺环抱了起来。 夏璃看着叶连贺眉目如画般精致的脸,心里也被震撼了一下,许易啊许易,若人有世间轮回,那我眼前的这个人儿是不是就是你在这个世界对我的陪伴?可是我永远都忘不掉你现世的最后一个眼神,冷酷而决绝,回不去的终究是回不去。

在这里,算我夏黎重活一回。 日后,只有夏璃,没有夏黎,只有叶连贺,没有许易……因为二人已成夫妻,晚上便只有一个卧室。

夏璃看着正坐在床边双腿摇晃着的叶连贺,不禁笑着摇摇头:“你啊终究是个孩子。 ”我又怎么能跟着一个孩子过完这一生呢,不过,现下照顾好他,好像也是未尝不可。

叶连贺看着夏璃的认真模样,猜到她可能是不愿意与他共居一室。 不过,自己倒是想逗逗这个看起来很冷静的女孩子。

“娘子啊娘子,快来床上睡觉啊,贺儿要娘子陪着睡觉。

”叶连贺故作孩童模样。 夏璃见此也应声道:“你这孩子,怎的这就想跟女孩子睡觉,也不羞不臊。

”她一想到叶连贺顶着一张许易的脸却总要姑娘陪着睡觉,心里就满是火气。 “贺儿只要娘子陪着,她们其他女人碰一下贺儿都不要想。 贺儿是个大人了呀!”说着还睁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显得眼里似乎都是满天星辰。 夏璃倒有些不喜欢现在略微煽情的氛围,“得了,贺儿先睡吧,我去外面吹吹晚风,过会儿就回来就寝。 ”叶连贺倒也听话的乖乖点了头“那娘子多披件衣服,早点回来。

”说完还眯了眯眼。 等到夏璃找到了梯子爬上了屋顶,天上也挂满了满天繁星。

夏璃也在厨房找到了一壶酒,语道:“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说罢又饮了一口酒。

躲在暗处的叶连贺看着屋顶上喝酒的人儿吟着悲伤的诗,觉得这个女人越发神秘。 “酒后小睡,春日好景正长,闺中赌赛,衣襟满带茶香,昔日平常往事,已不能如愿以偿。 ”这女人倒有些愁思,还有些才华,倒是将军府那些人眼不识珠。 二人就这样静默着,一人饮酒吟诗,一人心事重重。 大约一炷香过后,诗歌戛然而止,酒已塞入人心。

叶连贺见夏璃喝醉,便叹道:“这小女人吟诵诗歌有一套,但这酒量也是差到家了。 ”夏璃一壶酒下肚便已不醒人事,叶连贺遂飞身上了屋顶,接下夏璃。

夏璃感觉到有人抱起了自己,就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而自己的许易正抱着她,也向他的方向靠了靠。

叶连贺看着怀中的小女人,不禁眯笑,“这女人怎么重的跟猪一样,”但看到她又向他靠了几分,自己心中竟然有丝窃喜,若有外人看着这一幕,一定会被这样的王爷诧异到的。 不一会儿,夏璃便躺在了二人的新床上。 感受到被子的舒适和温暖,夏璃就往里面缩了缩,叶连贺看着一身酒气的夏璃,出奇的没有嫌弃她的糟糕,径自脱去她与他的鞋袜,也躺入了被窝。 夜半,夏璃几次三番被噩梦惊醒。

“许易救我!”恍惚间,夏黎又看见了诀别的那天,夏黎又看见了许易的脸,他对自己笑,温柔的抚摸自己的脸,忽然之间,却又好像变了个人,阴狠决绝的看着自己,亲手将自己推入深渊……叶连贺哪里知道许易是谁,只看得出夏璃脸上的痛苦和无助。 他不禁心疼的将夏璃搂得更紧。

许是感觉自己的呼吸受阻,夏璃悠悠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人似乎是叶连贺,又似乎是许易,想起了以前种种,自己不禁哭了起来。

而叶连贺也只好将她圈在怀里搂得更紧,似乎是要把她揉进骨子里一样。

夏璃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看到了叶连贺愈加坚定的眼神,他真的是个傻子吗?夏璃百思不得其解。 叶连贺发现了夏璃的困惑,怕她发现了自己是假装的,便赶紧恢复成孩童式的天真眼神。 “娘子是不是也越来越喜欢贺儿了?娘子哭的可真像个小花猫!”夏璃看着叶连贺扑闪着的大眼睛,竟也是有点哭笑不得。 “好啦好啦我不哭了,怎么能让王爷看笑话呢。

”夏璃破天荒地与叶连贺开起了玩笑话。

叶连贺看着这个一会儿哭又一会儿笑的夏璃,殊不知,一个守护着她的笑容的念头此刻正悄悄的在他心里发着芽……第二日破晓——“啊啊啊啊啊!”奴婢一:“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出现女人的尖叫声!”奴婢二:“好像是从王爷寝宫发出的……”家丁三:“莫非是王妃?”奴婢四:“蠢货,从王爷寝室中那肯定是王妃啊!”而此时的夏璃看着正揉着惺忪睡眼的叶连贺,“娘子,怎么啦?人家还累着呢。 ”说罢叶连贺还打了个哈欠。

留下了在晨光中凌乱的夏璃一脸迷茫,“我的天,我不会是对一个心智如小孩子的叶连贺做了什么吧?!”。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