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二百一十章生理需要

第二百一十章生理需要

看到陈兰花这个平常在村子里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女人,此刻在自己的面前居然表现的这么饥饿,人的赤着怀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刘大柱一时都愣住了。 网这时陈兰花喘着气把那话儿吐出来,竟然丝毫不顾羞耻,怔怔的看了刘大柱一下,抓住他的胳膊使劲儿的摇晃,指甲都已经嵌入了里,整个子往他怀里钻,扭着娇躯,让那对大ru房银当地在自己眼前摇。 撒娇的笑:“好大柱,你现在不是村长嘛,村长不是应该照顾村民嘛,更应该照顾军嫂对不对,嫂子现在需要你解决一下守活寡的问题,你可不能不管,你是村长,有困难就要找村长!你看嫂子美吗?嫂子的nai子大不大喜欢嫂子的大pp吗别用手捏用呀嗯哼嫂子的nai子给你玩,你好好玩吧嗯哼你要是把嫂子喂饱了你就是好村长是家的功臣嫂子的子以后都是你的了哦”听到她的声音那么那么嗲,而且姿态又是那么优美,脸庞那么莹,刘大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推倒在上,两只手同时抓住了她的双,面团一样的压着,口燥,呼呼喘气:“嫂子,你有这困难咋早不说呢,我大小也是个村长,上面有政策,军嫂有啥困难一定要优先照顾,这守寡的问题更应该优先解决,本村长要是早知,早就帮你解决了,为人民服务是我应尽的义务!这么大,这么有弹,我喜欢!嘿嘿!”陈兰花把要的死死的,一双星眸半开半合的看着刘大柱,膛想海一样的起伏着,看到着自己的nai子,忽然呵呵一笑,恶作剧起来,把自己的两个nai子,抓住了挥起来,就像是挥巴掌一样,在刘大柱的脸上猛了两下,“劈啪劈啪”,然后扭着子骄哼:“这都怪你,不是个合格的村长,我现在要惩罚你,让你吃馒头,吃到你噎死了为止。 ”刘大柱呵呵一笑:“那要是我真的噎死了,你可要偿命,最好是给我一点喝才行!”陈兰花指着自己下面的那话儿:“要喝,下面有!”“那我先喝口,嗓子!”刘大柱忽然下去,在她的两之间就开始粉刷了起来。

啧啧的声音不停地回响在房间里。 但陈兰花好像是有点变态似的,刘大柱越是地玩她,她就越当,大:“,别光是用,用你的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要,我饿死了,我想把你的长一口吞肚子里。

”声音发,狂躁,不停地哀求着。

“嫂子我来了!”刘大柱大喊了一声,猛然一推,就去了……四十分钟左右!“吃不消了嗳哟要我的命了噢噢噢噢”陈兰花左摇右摆的双手着脖子,双抱着刘大柱的=开始求饶似的大。 不过她下面也没闲着还是在不停的摇晃着,其实是在跟刘大柱撒娇,引他的兴趣呢。

刘大柱知这种长期没有滋的女人,没有个三五次,是不会吃饱的,于是就加快了攻击。 陈兰花抱着刘大柱=的两条就像是两条巨蟒一样的盘着,两手的拥抱着他,脸上虽然有点吃不消的神态,但是下半仍然用力的摇晃上,牙齿住了刘大柱的ru头,一口一口的,小头在上面画圈子,把刘大柱的很。 丢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第四次陈兰花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那话儿如似的一般凶猛的往上,突然一下子到了底部,就死死的住了,看着刘大柱的眼神仿佛就像是要吃人,要把他一口吞下去一样。 “,我没命了吗,呀!”双方静止了三秒钟一不,突然陈兰花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娇哼,一火热的,直接在了她的那话儿的最深,的她差点晕了过去,子僵之后又不停地颤抖,细腻的皮肤上布满了满足后的汗,那话儿里的如泉一样出。

刘大柱拔了出来,穿了两口气,看着满脸通红的陈兰花:“嫂子,服吗?我这个村长还称职吧,以后村委会来问军烈属,你是想要点粮食糕点豆油啥的,还是想要我你一次,你自己选吧。

陈兰花眼笑眉开的说:”服,服死了,我要上天了,你这个村长真是称职,以后我就要你的那话儿来问就好了,别的我什么也不要了。 “话是这么说,但陈兰花毕竟是个正经的女人,等到及过后,双方都沉静下来,她突然着刘大柱的脖子委屈的哭了起来:“大柱,你不怪嫂子引了你吧,嫂子不是个坏女人,嫂子都是被刘老虎这个混蛋给害了!嫂子也是个女人,嫂子也需要,嫂子是实在忍不住了,在做出这种事儿的。

”刘大柱叹了口气:“可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呀,你这次解决了下次怎么办,再过一段时间你不还是要发!嘛”听到发=这两个字,陈兰花脸红了,嘟着小推开刘大柱:“去你的,以后不许说这种没礼貌的话,我不听,这不发=,这正常的生理反应!”“呵呵,那好吧,就算是我说错话了吧,可是嫂子,你下次要是再有这种正常的生理反应了可怎么办呢,你怎么解决,总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就来吧,嫂子你这么纯洁肯定不是这样的人吧。

”“我当然不是这样的人,再说这村子上我谁也看不上除了你这小帅哥之外,大柱,嫂子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禽,看见你那话儿就忍不住了,来了个男人就想上炕,我就是觉得自己这几天念很大,而一看到你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你可别把嫂子想象成那种烂女人,知嘛,要不,我后悔死了。

”“嫂子你放心吧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你在这个村子里面住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个淑女形象,村子里谁不知你正经,我知你不是那样的人,而且而且你刚才说的那种‘正常的生理反应’我也能够理解!”“那也就是说你不怪嫂子强了你这个小=男了!”陈兰花似笑非笑的说。 然后拿了一张纸出来,把刘大柱的那话儿给净了。 她毕竟是个知识女,不像村里别的女人一样,都拿巴给清理净。

然后拿起刘大柱的四角,像伺候自己儿子一样,给他穿好了,又穿上了西,打扮的跟原来一样了。 “嗨,有啥好怪的,就像你说的我这不也是为军烈属解决实际困难嘛,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村长,你有困难了就应该跟我说呀,这正常生理问题也是困难,要解决这个困难,嘿嘿,就必须觉觉,这也是没办的事本就不怪任何人!”“那你还问我以后咋办,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那,嫂子的意思是”“继续关照军烈属呗,我有困难的时候,村长就来关心问一下,那不就成了。

哼,你可要当一个合格的村长!”“嘿嘿,好吧!”跪求分享。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