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

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

笔趣阁最快更新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最新章节。 “喂,慕小乔,你老爸需要的东西我凑齐了,有些东西是活物,需要你养着,你什么时候过来拿?”程半仙那油滑的语调在对面响起。

我看了看周围,这里离程半仙的破院子不远,往前两步就是寡妇巷的后巷口,离程半仙那个院子不过五百米距离。 “我现在来行吗?我就在你家后巷口。 ”我看那边俩黑影大有持久奋战的架势,决定先去程半仙哪里看看,毕竟我爸的事情比这个女鬼重要得多。

“后巷口?那行啊,你来吧,我这儿晚上很黑的,你小心点别跟那些女人搭话啊!她们已经习惯阴气了,如果闻到你身上的阴气还以为你是来找乐子的鬼,可是她们的大主顾呢。 ”程半仙很清楚寡妇巷夜晚的阴秽之气很重。 难怪我上次来的时候,一个个女人都对我行注目礼,我身上里里外外都是江起云的气息,她们把我当成被鬼上身的人了。 我悄悄跟我哥发了个信息,说我去程半仙那里等他俩,就走五百米的一条直路而已,我哥巴不得我离开危险的地方,很快发了个ok过来。 我远远看着江起云的侧影,他清冷的望着远处纠缠交结的黑影,目光没有任何感情,真的就像程半仙说的,这些人在他眼中只是会动的肉块而已,如同蝼蚁。

那么我呢?我知道这种期望自己在他眼中能与众不同、患得患失的心情很愚蠢,也很无奈。

我转头往黑暗的寡妇巷走去,其实我应该通知他一声的,可是他连我的号码和微信都不关心,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说,我哥应该会告诉他的。

我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到程半仙的小院前,门还是虚掩着,我正想抬手去推门,门就从里面拉开、一张粉白的脸从门后露了出来——我吓得一抖、刚想大喊,一双手飞快的从门后伸出,一手掐住我脖子、一手捂住我的嘴。 她手心中有一张气味刺鼻的化妆棉,铺在我鼻子上的时候,一股味道让我头晕目眩。 门板吱吱呀呀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听到里面程半仙问了一句:“慕小乔?嗯……没人?奇怪了……”我身后这女人勒着我脖子,她身上有一股劣质的香水味、我滑落在地的时候看到了她的侧脸,是那个被程半仙捏来捏去的女人,叫什么小兰?》》》恢复神智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狭窄的窗口、还有一条孤零零的绳子上夹着一件红色的内衣——这是寡妇巷里的青砖小楼。 房间里到处贴着梵文符咒,而我的脖颈、手腕、脚腕上都被暗红色的砂画上了弯弯扭扭的符。

绑架我的那个妇女正低头用一颗木头珠子蘸着丹砂在我身上涂抹。

“……你、你别怪我……”她看到我醒了,吓得手抖了一下。

我顾不得分析眼前的场景,心里立刻默念宝诰,必须要赶紧求救才行。 “……快把她胸前的名章扯下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室内响起,那妇女吓得一抖,匆匆忙忙的拿起剪刀,将我胸前挂着的名章剪断。 “丢掉!快点把名章丢远些、越远越好!”妇女战战兢兢的拿起名章,从狭窄的窗口往外扔出去。 我无力的看着她的动作,手脚和颈部都像被枷锁禁锢住无法动弹,在我身下还有一个散开的图形,全是梵文。

“桀桀桀……这下她没法求救了……慕小乔……你应该是供奉给我的鲜嫩身体,怎么能怀上别人的孩子呢……我要惩罚你、你这浪荡的坏孩子……”嘶哑的声音从屋子的角落传来。 我斜着眼看去,一部手机立在床头,那个血红色的鬼脸正在里面看着我。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垂眼看着自己被剪得破烂的衣服,胸腹敞开,肚皮上已经被画了很多圆圈和符文。 “你现在只敢像丧家之犬一样躲在远处了吗?想要我的身体,不过来拿啊?”我尽量让声音不颤抖。

“咯咯咯……我知道你有恃无恐,你肚子里的灵胎法力强大、百邪不侵,我现在不敢靠近你……不过灵胎法力再强也对人无用……等灵胎死掉,你还会有恃无恐吗?”鬼脸沙哑的声音带着难言的兴奋。

在我肚子上画符的女人手顿了一下,转头偷偷的对我用口型说道:“对不起……我……”“别想搞花样!信不信我扯破你儿子的肚子!让你看到他肠穿肚烂的样子!”鬼脸嘶吼道。

妇女立刻咬住了嘴唇,不敢再多说。

我现在被彻底的禁锢住,像个大字仰躺在地面,不管对方要对我做什么,我都毫无还手之力。

但我却不合时宜的想到一个问题——不管什么胎,离开母体都会死掉,死掉的灵胎也没有了百邪不侵的法力。 那么,这样没有法力的死胎拿去做阵眼有什么用?“画……画完了……”那妇女对着手机说。 屏幕上的四白眼转了一圈,确认画完了,对妇女说道:“把人偶拿来,扎破她的手,把她的血滴到人偶的头顶。 ”妇女按照他的指示,一件件完成在我身上的操作。

我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胸腹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全身符咒的人偶娃娃。 娃娃头顶的头发被拔掉,此刻滴上我的血,有几滴顺着流下来,娃娃的脸上像冒血了一样恶心。 “……这是秘法,你不用担心会死,只是有点痛罢了,桀桀桀……扭断娃娃的手试试看,快!”鬼脸的一声咆哮,吓得那妇女“咔吧”一声拧断了木偶手臂的连接处。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左肩传来,我痛得嘶声尖叫,疼痛让我感觉腹部一阵剧烈的抽动,会不会对灵胎有影响?我稍微喘过气来,赶紧死死的咬住嘴唇,尽量忍住大吼大叫。 “……我听到一个女人说,疼痛会让人流产……”沙哑的声音时远时近。 我的感官有些模糊,五脏六腑在突突的抽动。

耳边似乎听到那女人恳请的声音:“你放过我儿子吧,如果要她流产还有很多方法,为什么要这样……去医院就可以了啊……”笔趣阁最快更新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最新章节。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