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亲情的故事(第三章)

亲情的故事(第三章)

  第三章潘霞失恋了  潘霞的初恋男友叫于鹏,家在龙泉镇诸葛岭,家里姊妹多,家境贫寒,他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 于鹏是江纺电工,中等身材,小眼睛,厚嘴唇,比潘霞大4岁。 不知道他哪里吸引着潘霞,潘霞时常主动接济他。 每到吃饭的时候,潘霞特意把自己饭盒里的荤菜拨给于鹏,或者抢下他手里的玉米面饼子,把花卷、馒头塞到他手里。 旁边吃饭的同事都起哄:“这样好的媳妇打个灯笼都难找啊!”。

  潘霞在车间干计件,每个月算上奖金60多块钱工资,自己不舍得花一分钱,连吃饭也经常在家里凑合。 尽管她的弟弟在念书,家里很穷,但是她从来不给妈妈一分钱,也不给家里买一点东西。

潘霞出生那年正赶上3年自然灾害,刘淑贞生下她的时候,连个鸡蛋都没吃上,浑身浮肿还得给潘霞喂奶,一直吃了两生日。 潘霞四岁的时候还不会走路,街坊邻居看见了,都说:“她二嫂子,你家娃是不是软骨症呀,上医院给她扎水针吧,扎古扎古。

”,刘淑贞听了,不理不睬。

她拿定主意潘霞肯定是营养不良,慢慢调理会好起来的。

和潘霞同龄的,有好几个在医院治成了瘸子。

过了一段时间,潘霞终于能正常走路了。   1982年春节快要到了,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除夕和大年初一未出嫁的女儿应该在家里和父母在一起团聚。 妈妈对潘霞说,“你把宿舍的定粮领回家,过春节吧。 ”。

可是,潘霞却把定粮给了于鹏。 除夕当天她拿着罐头,水果和香烟去了住在鲅鱼岛的姑姑家里。

  潘霞的姑姑叫潘云萍,在皮革厂做检查员,四十岁的年纪,留着一头短发,显得很精神。

在家里她对丈夫唯唯诺诺,稍有不慎就会遭到丈夫的毒打。 她生了两个儿子,一个12岁,一个15岁,活泼好动。

潘霞姑父叫吕世全,听说他在部队里提干了,还立了功。

姑父这个人其貌不扬,他比云萍大了十岁,很多人都说他配不上云萍。 姑父从部队转业分到劳改大队做指导员,在单位说一不二,在家里架子可大了。

  潘云萍自幼父母双亡,家里有3个哥哥和1个弟弟,二哥是潘云龙。 大哥成家的时候,把父母的家产变卖了,姊妹几个分家了。 云萍和弟弟跟着大哥和大嫂,他们对云萍不好,什么活都让她干,看孩子、做饭、拾煤渣、上山拾草,还经常忍饥挨饿,瘦得皮包骨头。

二哥二嫂结婚以后,潘云萍经常到二哥家住,二嫂可怜她是个孤儿,拿她当做自己的妹妹,吃穿都不和她计较。 每当云萍得到二嫂帮助的时侯,总是说:“二嫂,等我以后干活了挣钱了,我会还你的。

”。 有一次,过阳历年,潘云龙一大早去看望他的大哥。 傍晚回来的时候,穿着单裤子回来,刘淑贞不解地问:“你里面那条卫生裤哪去了?”。

潘云龙说:“云萍没有棉裤子穿,我把卫生裤脱给她穿啦。 ”。

可是,潘云萍从来不知恩图报,她有能力的时候,从来不接济二嫂。   姑姑和姑父都不是善良的人,潘霞胡勒勒:家里人虐待她,她把工资全部交给妈妈,妈妈不让她在家吃饭。

做为潘霞的长辈,也不劝劝她,家里没有父亲,弟弟还小,帮助妈妈拉巴拉巴。

姑姑家住的房子是个老建筑,据说是民国时期一个大军阀的官邸,二层小独楼,楼下另外一家住。

姑姑一家四口住在二楼,家里很宽敞。 女孩子在外头过夜,刘淑贞也管不了那么多。 直到大年初四下午,潘霞才回到宿舍。

她也不回家,一个人在宿舍呆着,静静地等待着于鹏回来。   剃头挑子一头热,于鹏并不喜欢潘霞。

于鹏觉得,潘霞的心智不成熟,成天缠着他。

有一天,他对潘霞说,“把你的存折拿给我看看。

”,他打开存折一看,里面只有20块钱。 一年前,潘霞拿着存折给他看的时候,里面有六七百块钱,怎么花得那么快?于鹏这一次铁了心要和潘霞分手,他不顾潘霞怎样下三赖地苦苦哀求,看都不看潘霞一眼。

于鹏寻思着:如果潘霞手里的钱再多一点,两个人还会相处一段时间。

  潘霞失恋了,她整天精神恍惚,闷闷不乐。 潘丽多次开导她:“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要想成功捕获男人的心,仅靠金钱和肉体是不够的,还需要装出一副纯洁的样子。 ”。

于是,潘霞重现打起精神,时刻准备再次投入情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