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可不可以左拥右抱 第五十六章 四大长老

可不可以左拥右抱 第五十六章 四大长老

    节选:  萧月雪顾不上玉芙蓉,尖叫着冲过去抱起君如,痛哭道:“君如,君如,你怎么样?你怎么那么傻?”  君如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他不知道萧月雪哭的如此悲痛欲绝。

  没有人上去再为难萧月雪,即使知道她是魔帝之女,也深知这种场合最好是当事人自行解决。

玉芙蓉身为洞玄境界,不顾仙界规矩,上来背后偷袭,大家心里是颇有怨言的,想来玉芙蓉的彪悍泼辣并非空穴来风。   “师傅,你在哪?你还不现身吗?”  萧月雪忍不住嚎啕大哭,她的仙力有限,明显感觉自己对君如的伤势无能为力。

玉芙蓉的全力一击几乎把君如的五脏六腑震碎,现在他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四人突然从天而降,落到萧月雪身旁。

  众人一片惊呼。

  “四大护法!”  “魔教妖孽!”  “纯属找死!”  眼看火星撞地球,山洪就要爆发。

  “住手!”天帝作为东道主此时不得不出来掌控局面了。   天帝仙帝等一众人飞到风云雷电四大护法身旁。

  “四位好久不见,这种场合你们实在不该来。

”天帝朗声道。

  “天帝老儿,我们也不愿掺乎,小辈的情情爱爱就该让小辈们自行解决,我们依然维系双方的暂时和平。

受伤的是公主的朋友,他是为公主受伤,刚才玉芙蓉的偷袭实难相信出自青阳门,我们才不得不出来说句公道话。

”风长老是四人之首,他镇定自若的应对,冷嘲热讽的暗示他们才是占理的一方。

  雷长老已经给君如渡气续命,他朝风长老摇摇头,情况不容乐观。   “师傅,三位叔叔,你们赶紧想办法救救君如,他是我朋友,他不能死!”萧月雪早已哭的稀里哗啦。

  “风长老,孰是孰非,一定要辩个是非黑白,就有些纠缠不清了。

你说的对,小辈的事情还是让小辈们解决。

这是订婚大礼,没有受到邀约不请自来的,我们也没有恶语相待。 既然蓬莱派做东,悲剧已经发生,那我们还是本着先解决问题。

天运子,你把咱们最好的灵丹妙药回魂丹拿来,也算是补救之道吧。 希望这位小兄弟福泽深厚,能逃过一劫。

”  众人一片惊呼,回魂丹乃蓬莱派镇派之宝,不仅疗伤显著,也有增强功力的神效。 这个叫君如的臭小子虽然仙法极弱,却很讲义气,拼命一挡,就是不知道是否有命享受回魂丹的妙处。   天帝为了大局考虑,只得先稳住场面,好早点把一杆魔神给打发走。   天运子是天帝的义子,蓬莱派日常事务都是他在打理,天君子反倒不管这些俗事,只是安心修仙,重大事务偶尔参与。   天运子飞出一个青花小瓷瓶,瓶身晶莹剔透,异常精致,不用问,里面定是回魂丹。   “还是天帝老儿大度。

”风长老单手接住,笑嘻嘻道。   “风长老,这是我青阳门圣药青阳丹,和回魂丹疗效差不多。

这位小兄弟和此事无关,既是白白受伤,却也值得此灵药。 接着吧。 ”  仙帝一扬手,也是一个精美的丹瓶飞到风长老手中。 玉芙蓉几乎丢尽了青阳门的脸,连带着仙帝老脸完全挂不住。

天帝的良苦用心仙帝岂能不知?不管怎样,先把魔教这帮人打发走,让订婚典礼赶紧往下进行。

  “既然天帝仙帝两位都发话了,那我们也不多加打搅,这便离开。 ”风长老自然知道两人深意。   “天杀的魔教,不能轻易让他们走!”  “我家三代的血海深仇,和魔教永远不死不休!”  “魔帝被封印,难得四大长老都在,若他们也魂飞魄散,魔教铁定从此灰飞烟灭!”  众人大多和魔教有生死仇怨,万千正道同盟在此,天赐良机,岂能放过血洗魔教的机会?一人吆喝,无数人随声附和,一时间群情激愤,恨不得马上生死相见。

  “好啊,各位尽管放马过来,看看我们会否怕了你们?”电长老其实脾性和雷长老差不多,都是火爆至极,你强我更强,你刚我更刚,看谁扛过谁。   “诸位,我们四人敢在此,当然是做了万全准备。 姑且不说大殿内外有多少潜伏的魔教道友,单单云霄殿四周,我们便布下了无数同伴。

如果各位一定要大开杀戒,我们一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今天本是蓬莱派青阳门大喜的日子,我们并不想多事。

若非小辈们的恩怨无法收场,我们是不会现身的。

但既然出来了,我们也不怕事。 风云雷电四人不才,都是区区知命境界,我们四人联手,即便天帝仙帝也未必能够讨得便宜。 自从魔帝被封印后,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这些年双方倒也相安无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魔教数百年骨子里的血性从未改变!论心狠手辣各位绝然不是我们的对手!各位都不敢对老幼妇孺家眷动手,但我们不同,只要不死,不用背负道德束缚,能杀十人绝不留一人!话已至此,是战是和,悉听尊便!”风长老不愧为四大长老之首,句句犀利,霸气十足。   “好了,各位安静,此事双方牵扯不清,这也不是说理的地方。

这位受伤的小兄弟有了蓬莱派青阳门的仙药希望吉人自有天相。 今天毕竟是犬子订婚的大日子,鄙人不才,实在不希望大殿上血流成河。

诸位和魔教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麻烦等四大长老离开后,你们自行追去。

云霄殿是喜庆现场,不宜见血。 云霄殿外,要杀要打,各安天命。 不知大家意下如何?”天帝发话了,再不阻止,真的要酿成尸山血海的悲剧。

  “天帝说得对,今天不仅仅是天君子玉芙蓉的订婚大礼,也是这些年来相对平和的仙界盛事,难得大家齐聚一堂,不要动辄打打杀杀。 希望诸位给老夫和天帝一些薄面,订婚大礼就是婚宴之地,恩怨情仇请远离云霄殿。 ”仙帝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态。   两大扛把子都表明了态度,有深仇大恨的便不好再发作。 关键这种事情,一定得有人出来挑头,若大家都只是光有气愤,过过嘴瘾,谁也不敢贸然动手,那又有什么用?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四大长老可不是盖的,各个是知命境界,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四大长老走了,君如也被抱走。

萧月雪临走的时候再也没有看天君子一眼,她实在是伤透了心,眼下她的心思都放在君如身上。   待萧月雪她们一走,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恢复平静。 天君子玉芙蓉意兴盎然,剩下的仪订婚式纯属走过场。 这么一闹腾,大家也都无心庆祝了。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凡间如此,仙界亦是如此。   仙界也是江湖,和凡间唯一的区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仅此而已。   纯爱修仙可不可以左拥右抱雪舞盈飞著。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