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胡蓝之狱:明朝太祖宰相制度的终结

胡蓝之狱:明朝太祖宰相制度的终结

罪有应得的胡惟庸明朝建立前,胡惟庸曾跟随朱元璋征战,但一直默默无闻。

朱元璋选任丞相时,曾经向堪比张良的文臣刘基征询合适的人选。

提及胡惟庸时,刘基说:胡惟庸是最糟糕的人选,就像一匹劣马,让它来驾车一定会闯祸。

可见胡惟庸品行、能力都不过关。

然而,他凭借善于奉承的功夫,居然爬到了左丞相的高位,成为独揽大权的第一号重臣。

胡惟庸大权在握后,日渐独断专行。

他经常在不禀报皇帝的情况下,擅自决定朝廷官员的升迁乃至生杀大事。

胡惟庸还笼络了一批文武大臣,形成一个权力集团,同时对内招兵买马,对外勾结塞外蒙古兵,以图谋反。 明太祖洪武十三年(1380)正月,当朝丞相胡惟庸向明太祖朱元璋奏报,说自己府上的井中甘泉喷涌,请皇上移驾观赏。

朱元璋听后大喜,以为是祥瑞之兆,便下令f^1前往丞相府。

龙驾刚出西华门,路边突然冲上来一个小太ip监,拦住了皇帝的车马。

这一大不敬的行为惹得朱元璋龙3f颜大怒,立即命人将这个太监拖到一边痛打。

小太监的右手被打断了,仍拼命指着一个方向。 朱元璋这才意识到事有蹊跷,顺着小太监所指的方向望去,竟是胡惟庸的府第。

他赶忙返回,登上城楼一看,胡惟庸府上兵马刀枪林立。 朱元璋立即下令抓捕胡惟庸,严审罪行。 告发胡惟庸的小太监名叫云奇,是西华门的内侍。

这一幕就是《明太祖实录》中明确记载的云奇告变。

云奇告变发生后,胡惟庸的同党、御史中丞涂节进一步揭发胡惟庸谋反,并举出证据。

同年,朱元璋以擅权植党的罪名杀了胡惟庸,并抄家灭族。 然而,云奇告变引起了后世史学家的质疑。

首先,胡惟庸谋反既然被朱元璋亲眼所见,罪名怎么会只是擅权植党,而没有涉及谋反的罪行?其次,朱元璋登上城楼看到胡惟庸府上有造反情势,显然不合常理。

一则丞相府中情况怎能让人从城楼就看见?二则就算真能从城楼看清丞相府,胡惟庸怎会傻到大张旗鼓地造反(刀枪林立)?再次,胡惟庸谋反之事被西华门内侍得知的可能性极小,而这一内侍又恰巧在皇帝赴险途中出现,更是匪夷所思。 山兩欲来风满楼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一场血腥屠杀的开始。

明太祖朱元璋利用胡惟庸一案织成一张罪网,将越来越多的臣子网罗进来。

胡惟庸死时的罪名是擅权植党,不久后则升级为通倭通虏。 凭借这个罪名,所有的胡党都受牵连被诛。

几年之内,竟杀死胡党及其家属三万人!事实上,真正的胡党哪有如此之多!其中更多的是朱元璋欲除之而后快的开国功臣。

著名文臣宋濂因其侄子宋璲和长孙宋慎被判为胡党而牵连其中,被判处死刑。

朱元璋的皇后马氏听说后非常不解,对朱元璋说:宋濂是皇子们的教师,普通百姓家对教书先生尚且很敬重,您怎么就不能宽恕他呢?朱元璋生气地说:既然是逆党,怎么能开恩?马皇后又劝说:宋濂早已不在朝中任职,此事想必与他无关。

朱元璋听到马皇后为宋濂说情,更加愤怒,将马皇后呵斥出去。 后来,马皇后为朱元璋送晚餐,餐中没有一点儿酒肉。 朱元璋觉得很奇怪,便问马皇后原因。 马皇后说:宋濂就要死了,我愿意代皇子们服丧。 这句话感动了朱元璋,终于使他免了宋濂的死罪,但仍将宋濂全家贬到茂州。 途中,72岁的宋濂病死,举朝闻之无不悲痛。

胡惟庸案发后,被判为胡党而获罪的无辜臣子已经难计其数。

他们因各种强加的甚至根本不成立的证据而入狱,或被斩首,或被灭门。 胡惟庸被杀10年后,就在人们认为这场株连甚广的屠杀巳告完结时,朱元境竟再次翻出旧案,将胡惟庸的罪升级为谋反。 这一次,开国功臣李善长被其家奴卢仲谦告发,罪名是与胡惟庸勾结谋反。 朱元璋得知此事后,竟表态说李善长知逆谋不发、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

李善长早年即为朱元璋的谋臣,以几十年的交情,朱元璋居然轻易相信一个家奴的诬陷之词,可见他欲除李善长已久,恐怕告发李善长的家奴也是受其唆使。

结果,李善长以交通谋反获罪,全家上下七十余口全都被杀。

一年以后,学士解缓为李善长喊冤,上疏直接指责朱元璋的做法。 嗜杀的朱元璋看后一言不发,默认了这桩冤案。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