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人们生活需求的安全呀

人们生活需求的安全呀

  这是冬日的一天。   西北风,一直盘旋在这个油矿区的盆地。

枯黄的坐标上,坐着同一个日子的天气,很少有太阳,有几簇现代文明的钻杆手臂,也低沉于阴灰的怀中;阴灰部渐渐与天色相容,巨大的黑影操纵起机械重复的震耳咔嚓声,声音扭转几下,又涌入北风舞蹈的兽口。

西北狂风,窜来窜去,咔嚓声与空气的撕裂声,相混杂,相生长,象旷野里原始的兽挟持了天气的枯黄。 远处,有稀疏的烟囱,长长的烟带,飘曳晃动,很快就弥漫起一个很大的黑雾谜团。   马路上,很少有人。   大概没有人愿意去吃这黑灰与恐怖的声音吧!我可没有这么轻松,窗户贫寒的塑料薄膜,因这声音的恐吓早已撕裂了(夜间黑势黑道提刀入室的一个事),只是留下同一个记忆的声音,在室子里弥漫而又吞噬了一切声音。

  发出荒野的鬼泣。

  发出野兽狂吼的咔嚓声。   我很是相互默许自己的耳听。 先是拿来报纸去看头条新闻,耳朵声音再响,象是一座高大雄伟的人民建筑在触摸我的耳痛真实。 我反复去听,鬼泣声远了,咔嚓声隐了。

  我在悲沉的心中,顿时兴奋起来。   大声喊到,窗户纸上残破的雪松活了。

老爸,快来看,明天一定会下雪了。   老爸,今年八十余了。   膝盖的老伤腿的风湿,很严重。 他用拐杖夸奖自己的步子,来到窗前,老眼昏花地说:是呀,是呀,正在下雪,雪也把松吹白了。   我也极度兴奋起来。   看来,松在雪中活了,也更真实了我的预言。 我兴奋地记忆来,记忆自己写过的字稿,象自己早已从五十多岁的暮年又回到了青年的烈火。

  书本的口袋,从我的瞳孔里去填补我的身影。

写下了许多日子与日子的辩论。

恍惚中,我仿佛来到一个谷中,那里清泉与明月正对吟,竹林葱葱,有许多许多的鸟与花,纯真着灵魂的声音。

在记忆的梦中,不知何时,我又走到了另一个噩梦中,我被黑了(一个黑道的术语),我身上扎满了带毒的荆棘,那些凝集我的是黑道的黑黑魔域。

它们在饮吸正骨的英雄的血,发出阵阵狂笑,说道:捉来,捉来,肢解掉所有人类历史的声音与勇气。

  老母亲在灶房,用清水淘洗着日子的粗糠。   喊到:  文儿,有空去你种的菜地,摘几颗青菜来,明天,改一改口味。

我从恍惚中,醒来,应口答道。   晚一点就去。

话音很弱,几乎是一只悲伤的鸟微微地啜着嗓子,自喃自语地连字的声音,也只能自己听清。

  我一直再想,明天,一定会下起雪来。

  下场雪吧!  那里有我种的会飞的粮食。

它们,可以埋去空气中的黑雾黑团,也可以洗尽声音中的咔嚓声,淹没去那些存在的黑道。

  我从屋中,快步向菜园奔去。   一路上,不知道是路在脚上飞,还是脚印在路上闪。 菜,还没有长成,只是青青的翠苗,我不忍心去拔掉。   回来的路上。 天色,已暮晚了。   西北风,更急,更紧。 咔嚓声,兽吼声,步步紧跟,路也隐隐没没,一切的黑也长在方向失去的恐慌。   猛然,我脚下一绊,没有跌到我,跌到的是一堆罗卜白菜。

身边没有人呀,是谁偷的,怎么不去拿走自己的影子呢?  回到小区,一阵喧哗声夹杂着哭泣声,人们都很悲哀,在劝解一个被刀捅杀死的卖菜老人的悲痛。   我无言,更没有表情。   立即,飞奔到屋子里。

打开灯,怒笔写道:这些罪孽的黑势力,盗取一个人的生命,那不是一条人命,是整个社会秩序的生命,是最底的人们的生活需求的安全呀!文章标题:人们生活需求的安全呀文章地址:http:///sanwen/sanwensuibi/。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