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温暖的家不该有人缺席2014年11月03日 星期一B16 男左女右·智慧乐园

温暖的家不该有人缺席2014年11月03日 星期一B16  男左女右·智慧乐园

难得跟姐妹聚会“这次你要是敢再不出来,后果自负!”耳边循环着闺蜜的连环CALL,眼睛盯着橱柜里一排衣服,贾蕾不知道该穿什么。 这种小姐妹间的聚会,贾蕾无缘很久了,姐妹们当中做妈妈的不少,但多少都会抽时间聚聚,唯有贾蕾一个,与老公异地而居,结婚就跟坐了班房似的,放风时间有限。 “你家姚宁挣钱倒是利索,就是不给你时间花,瞧你这一身衣服,该是前年的款式了吧?”好友陈琳端详了她好一阵,惋惜地说。

贾蕾瘪嘴说,“老公不在,婆婆身体不好,不能帮忙带孩子,上哪抽时间逛街,我就等着孩子上幼儿园,能腾出些时间收拾自己。

”“多久回来一次?”陈琳继续八卦。

多久?贾蕾也不知道,短的时候一个月可能就回来一次,有时三四个月都不见人影,要是工程太忙,连续几天不接电话,这种日子贾蕾一开始也抱怨,但天天出生以后,她倒也无所谓了。 只是孩子可怜,每次姚宁回来,都怕生不肯接触爸爸,等稍稍培养了些感情,姚宁又得离家。

聊得正兴奋,婆婆催她回家的电话突然打来,说时候晚了,别在外头待太久。 贾蕾转身,利索收拾东西,一旁玩得正起劲的天天却开始闹情绪:“我不要回家,家里只有你跟奶奶,不好玩。 ”天天的无心之语,把贾蕾最后一根防线都给戳崩塌了。 一直以来,为了能拥有更好的生活水平,她接受异地而居,四年时间,物质生活的确有了改善,可夫妻感情、父子感情却变得越来越淡,索然无味。 晚上十点,准时接到姚宁的电话,听他照例讲完一天的日常,她却不想开口说话,她第一次为这种异地分居的生活方式感到无力。

也曾有过幸福往事结婚那阵,姚宁的工程在江苏,回家只需两三个小时,只要工作不忙,姚宁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回家陪她,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可甜蜜了,后来贾蕾怀了孕,被接回娘家。

饮食上是有了保障,姚宁却越来越忙,不能陪在身边,多少让贾蕾有些怨言。

没有应酬的日子,姚宁都会给她打半个小时电话,询问身体状况,宝宝的发育情况,通过电波,频繁的联络也让贾蕾安心。

生产前半个月,姚宁特地请假回来,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仿佛要把几个月来做丈夫的责任都给弥补了,还说过一句让贾蕾特感动的话:“虽然相处的时间少,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我希望守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贾蕾生产的那一个月,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姚宁的爱,尽管后来几年,分离的时间越来越长,只要她回忆起那段时间姚宁的表现,咬咬牙,也就忍过去了。

孩子出生后,姚宁为了挣更多的钱,狠心申请去天津分公司,薪酬翻倍的同时,距离也拉长了。 姚宁习惯性缺席贾蕾以为异地分居,只要习惯寂寞就能安稳过日子,可她没料到,天天会突然生重病,发烧、腹泻,第一天发烧送医院就被安排住院,说可能是细菌感染,情况相当严重。

守在天天病床边,连续二十几个小时不敢合眼。 母亲赶来接替贾蕾时,遇上了婆婆,也许是心疼外孙和女儿,就抱怨了句:“每次孩子生病,爸爸都不在,这样子下去,孩子都快不认识爸爸了。 ”婆婆面子显然挂不住,脾气跟着上来,“我们一大家子都靠他撑着,不出去赚钱,我们喝西北风啊?”贾蕾见母亲还要反驳,赶紧劝阻,“妈,能小点声吗?”婆婆悄悄地嘀咕了句:“我也想他在家啊。

”婆婆对儿子的惦记,不比妻子少,所以贾蕾体谅婆婆,平时相处也都让着她,接到姚宁打回来的电话,最后那几分钟,一定会给婆婆念叨家常。

浙江到天津的这段距离,牵扯着他们一家人。

天天的病情虽然稳定下来,却没有好转的迹象。 贾蕾没敢大意,孩子的病不能拖,她连夜让医生弄了转院证明,打电话找朋友帮忙送去杭州时,对着通话记录里姚宁的号码,发了愣。

从天天生病开始,到现在整整三天,她竟然没有想到给姚宁打个电话。

也许是觉得孩子生病的事会让工作繁多的姚宁分心;还是潜意识里,觉得就算告诉姚宁,他也只能说几句安慰的话,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她按下号码,电话接通听到姚宁声音的那刻,她也不顾什么形象,啪嗒嗒掉了一堆眼泪,其实她内心,依然有想要依赖姚宁的欲望,“老公,孩子生病了,高烧三天,挺严重,我明天带他去杭州再看看。

”“孩子病成那样,你该第一时间通知我啊,我这就订机票。 ”听到姚宁要订机票回来的话,贾蕾忽然有些释然。 她知道,姚宁不想缺席这个家,更不想缺席孩子的成长。 距离分隔了家庭姚宁赶到杭州,虽说平时见到爸爸天天爱理不理,这回成了病秧子,见爸爸出现,恨不得扯着爸爸的袖子睡觉,黏糊得让人受不了。

“爸爸,你是明天就回天津吗?”年幼的天天,已经能记住他爸爸工作的地方。 “不,爸爸等你出院,然后送你们回家。 ”听姚宁这话,天天不可置信地看着贾蕾,眼睛瞪圆了,“妈妈,这是真的吗?”贾蕾微笑不语,因为她也没问过姚宁的行程,显然他的回答,不仅让孩子欢欣鼓舞,更让贾蕾的内心踏实。

回家途中,姚宁主动向贾蕾道歉:“家里的事全部都是你操心着,孩子的事我也帮不上忙,家庭的责任,我尽得太少了。 ”贾蕾想过找机会跟姚宁抱怨没有男主人在家,生活得有多艰辛,也想历数种种,来表明自己做出的牺牲,而当前,就是最好的机会,可她将这些一概略过,轻描淡写地说了句:“瞎说,你忙着挣钱,养我们一家子,这就是你的责任。

”“以前,我总觉得,只要有感情,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可每次看到天天那不愿搭理的小眼神,还有我妈欲言又止的表情,再加上你一肩扛起的所有家事,我发现距离真是问题,得想个办法调回来,我可不想钱挣着,家却没了。

”贾蕾扑哧一笑,推搡了一把姚宁:“瞎贫嘴。 ”仿佛回到生产时,姚宁体贴忙活的温暖时光。 虽然距离是问题,但好歹她挑中了一个好男人,懂得如何回归家庭。 “没事,慢慢来。

”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