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十月》2019年第3期|应诗虔:窗外的世界

《十月》2019年第3期|应诗虔:窗外的世界

窗外的世界透过西厢房的窗户可以看到屋后几个刚会走路的孩子赤脚,在泥地奔跑他们争抢一粒玻璃弹珠如同一个星球他们的父母每天傍晚回家从三轮车上卸下被这个世界的抛弃之物——各种塑料瓶罐,旧铜烂铁,纸箱抛弃之物码成一垛已经过立秋了接下来的生活将产生秋天的垃圾孩子们会有新的游戏没什么可担心的万物拯救自己比闪电更苍白我听不懂外省话但知道她们说的——快把晾的衣服收到屋里夜色中树冠的影子在地面来回摇晃像要擦掉一些白天的痕迹总是风比雨先到总是枝条伏下身子放弃了反抗我们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愤怒外省人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天雨帘遮住了她半个脸这是落到异乡的雨我关掉灯,在窗户边看了很久雨仍在下但雨会停的风吹麦浪绿色的秸秆阳光下低垂田埂上的人把头埋进了秸秆有些时候他总是要想到一些令人羞愧的事情他不敢面对夕阳的光线穿透过他的脸上我们在成熟我们在变老有些东西依然不能说当时看不清的也许现在可看清盘山公路的每一个转弯似乎都能带来柳暗花明。 刹车片可减缓时间的流逝那些当时看不清的也许现在可看清有过一面之缘的可以再次遇见比如万金桥上的一群老人依然那样老我沿溪涧河滩往前走想起些什么我在水面打量自己凤仙花一边开花一边结籽它的火焰蔓延到了倒塌的石屋前络石藤和鳞毛蕨陷入石缝似乎愿意成为石头的一部分我也曾这样,但失败了我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老房子很快,我就适应了粉刷一新的房子桌椅,柜子,灶头还是旧物朝北的房间自我进城以后再无人住过。 那时——我常用布帘子遮住窗玻璃我不想见到什么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什么我也遮住光,穿过竹林的风以及山野的鸟鸣那时的我以为我就是整个世界祖母的卧室,她的眠床还依旧帷帐下垂像她仍在其中安睡多少年了我们都不曾打扫过一次就怕惊动一些什么就怕灰尘里也有她的灵魂独 处整个村庄的灯光逐个熄灭我的灯光才亮起为了避开他人的光线为了站在大多数人的另一边从白天的现实里走出来走在一张张白纸上感观之外的,神圣的孤独我真心喜欢这样好在黑夜太长,我可以学习其中的寂静白天的一些事情我不用去想故乡的春天真让人流泪啊重返故乡第一次看到油菜花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之前我见到的是稻谷,土豆,花生,番薯都是能解决饥饿和易于过冬的实在食物人们只要手握锄头就能在地里挖出希望往年的油菜花季节故乡的梯田没有油菜花满坡的野菜像流水沿着山坡往下淌马兰头随着杂草流到门前我拿着剪刀和篮子我剪一茬,它们长一茬当我在故乡见到油菜花,故乡的春天真让人流泪啊马兰头再也无人去剪另一个世界为了显现虔诚有人一整夜敲木鱼,念解生经语言还是音频超度一个未死的灵魂?活着的人为未来的死去准备另一个世界死了以后,她不想再像活着那样她的丈夫给她带来挫败的生活和爱问她要钱,彻夜地赌博还包括木棍下令人战栗的哀号她早早地为死后的生活打算她像随时要出门每天整理她的行李箱每天把一些东西放进去又把另一些拿出来没人知道缘由。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