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三百九十七章病势沉重

第三百九十七章病势沉重

刘大柱左思右想的还是觉得马培红的说太扯淡了,这村里更深夜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万一这小妮子要是喊起来了,那不全村都知了,到时候自己和马培红可全都要变成禽一级的人物了!“嘿嘿,江红,哥哥来跟你解释解释,你是你刚才都看错了,我和你我们两个啥事儿也没有,啥也没,我们,我们就是在做游戏呢!““呸!”江红的头从被子里伸出来,照着刘大柱的脑袋吐了一口,饶是刘大柱躲的快的,仍然溅了一脸的唾沫星子!“你当本姑娘今年八岁呀,拿哄小孩的话来哄本姑娘,你那又又黑的丑东西都我的地方了,你还骗我,你们俩刚才就是草b呢,我知!你本就骗不了我,我还扭着上蹿下跳的,你两只手捏着她的nai头啥呢,都给捏的肿了,她仰着脑袋一个劲儿的鬼,,好服,这是啥意思,你给我滚,恶心死我了,我不想看见你,一看见你我就想起你的那话,又黑又丑,呸,我想吐!”江红用杯子蒙着头,大声的喊:“等我爸爸回来了,我马上就告诉他!除非你杀了我灭口!”刘大柱一看这小妮子在上,高高的翘起来,双肩不停地抖,下面的两个刚刚发育完好的,结结实实的好想蓓蕾一样,部的曲线也非常玲珑,顿时吞咽了一口唾沫,在心里暗暗地把她和马培红做了个比较,一个是劲儿十足的御姐,一个是娇俏可人的小,一个又圆又大皮肤稍微发黑主求欢,另一个刚刚发育完全弹十足,但子很烈,十足的一匹小烈马,这两人要是并排躺在炕头上让自己对比着草,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儿,可是这小丫头不配合呀!“不是,刚才我说错了,我们其实并不是在做游戏,其实我,我那啥,我是个大夫,我是来给你治病的,咳咳,你病的很重作为女儿你咋就不知关心她呢!”刘大柱知农村丫头懂的事少,尤其是在这方面有的就跟傻子差不多,兴许自己胡说八一顿,还真能把他给骗了呢!“你胡说,你本就不是大夫,再说看病也不用把你的那话儿放到我里面去,你们就是在草b你别想骗我!”刘大柱叹了一口:“你这丫头真是太不懂事儿了,大人的事儿你知什么呀,大夫看病有时候就是要光了衣服的,有病不背医,这话你总听说过吧,医院里面全都是男医生,如果你nai子,难就要死!”“那也不用把你的大j吧,往我雪白的大里面使劲的,早说我本就没病!我认定了这就草b,你别在这花言巧语了,你滚,要不我喊人了!”小丫头掀开被子愤的喊!”“谁说你的没病啦,其实她病得很重只不过是不愿意告诉你怕你担心而已,没想到你还这么不懂事儿,居然还冤枉自己的,哎,顺带着连我这个医生也被你给冤枉了,我容易嘛我,为了给你治病你知我了多少汗,受了多少苦,你的病这么严重,起来的时候可不就唤呗,我那是在给她止呢!”“胡说八,止为什么不打针不吃,非要把你那话儿往我的b里面灌,还那么使劲儿,你当我傻呀。 网我刚才都看见了,你把我b都给草肿了!你们两个都是不要脸的东西,一个有男人,一个是小伙子,你,你草谁不行,你草我,我让你草我,我掐死你!”小丫头气的漂亮的眼珠都红了,差点真的伸出双手来掐刘大柱的脖子,脯起伏的好像充气娃娃一样,呼呼地向外鼓!刘大柱见她说要手,却没有真的手,知这小丫头还是被自己的三寸不烂之和厚脸皮给忽悠住了,突然脸一沉的说:“你懂什么,医生的事儿你懂嘛,你那话儿肿了,本就不是被我草的,那是她自己挠的,这是一种妇科疾病,你是不是有时候也觉得下面,你也是女人你应该懂!”“死二子,你还想调戏我,我杀了你!”江红这小姑娘也是真够猛地,突然从炕头上跳下来,到了外面抄起一把菜刀冲着刘大柱就看了过来,而且还是飞刀,看样子真是恨透了他,想要把他一刀劈死!刘大柱一伸手就把菜刀给接住了,稳稳地在手心里!“小姑娘,菜刀这玩意可不能随便玩,你说我调戏你,我怎么调戏你了,我调戏你哪里了,我都跟你说了,你的得的是妇科疾病,我是个大夫正在为她治病,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你这学真是白上了!”刘大柱一使劲儿就把菜刀从中间这了个九十度的弧度,然后哐当一声扔在了地上!这下子江红有点害怕了,下意识的倒退了半步:“你,你胡说,本就不是,我看的清清楚楚我雪白的大把你的那话儿给吞下去了,你们还亲儿,你还吃她的,这本就不是治病,我懂!”刘大柱板着脸说:“你懂个,你的得的是一种疑难杂症,她的那话儿里面长了疮,所以必须要往里面,而且还要把毒从里出来,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这么的,这就像是蛇毒一样,要是毒到我的里,我可也得病了,我知你们家里没啥钱,都没管你爸要钱,那是可怜你们,咋地,你还想要恩将仇报!”“那你,那你吃我的什么!”江红眼珠子转了一圈,突然问!刘大柱心想,这农村的小丫头片子还真有几个鬼心眼,真是有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从小在这穷乡僻壤长大的,懂得还不少!“你坐下,听我慢慢地跟你说,你的就快要死了你知不知,你没看到她刚才的多么凄惨,从她的声里面难你还听不出她的痛苦嘛,她是为了给你积攒学费,所以才舍不得拿钱出来看病的,如果我不用刚才的办给她治病她就死了,你知不知。 衣服怎么啦,能救命就行,是你的的命重要,还是衣服重要,你这丫头怎么一点孝心也没有呢!”“是,孩子你听说,要不是的受不了了,怎么会的这么大声呢,像挨了刀子似的,实在是忍不住了!要不是刚才人家医生给我止,不是,是止,我可能就痛苦的死掉了”马培红忽然来说:“其实这事儿你爸爸早就知了,还是你爸爸求人家医生来的呢,人家还不愿意来呢!人家可是白给咱看病一分钱都不收,要不是他关心,给治病真是还不如死了好!”说着马培红噗通一声就给刘大柱跪下了:“大夫多谢你解除了我多年的痛苦,我一辈子都会感你的,不过我觉得我的病还没有全好,您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再给我治治吧,求你啦!”刘大柱赶忙伸手搀扶:“快起来嫂子,快起来嫂子,你看你这,不是我不给你治,钱不钱的没啥,主要是你现在毒太大了,你没看你那话儿被毒的红肿发紫了嘛,这是恶化的迹象,必须有人为你分担毒才行,我看我是无能为力了,要是再治下去,恐怕我自己都会染上病了!除非有什么有血缘关系的人,愿意替你分担一部分,可是我看你这闺女也不懂事儿,也不知心你,看着你的,还一直的骂你,哎,真是养儿养女都是债,有啥用,嫂子你就认命吧,我走啦!”刘大柱装笔,转就走!“等等,你,你回来!”忽然刘大柱听到江红在后怯生生的喊了一声!马培红和刘大柱的眼珠子里顿时全都亮了一下!跪求分享。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