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二喜进城大浪滔滔微型小说短篇小说原创文学雨枫轩 赏析题修辞的答题方法

二喜进城大浪滔滔微型小说短篇小说原创文学雨枫轩 赏析题修辞的答题方法

一  老赵头今天闲来无事,又在村头侍弄起他的三弦来。

  一条板凳,一把三弦,便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说起南乡道南乡  南乡有一个赵家庄  赵家庄住着一个赵大娘  老伴早早把命丧  赵大娘生下两个娃  你们看她福气大不大  大儿子呀从小在农村  二儿子呀城里头是工作人  ……  老赵头看见赵大娘和她儿子二喜走过来,便停止了吟唱,好奇地问道:哎吆,赵大娘这是去哪里呀?赵大娘的第一个儿子夭折了,所以现在大儿子取名二喜,二儿子取名三喜。   赵大娘乐呵呵地说道:今天我过七十大寿,我家老大把我接到城里老二家过寿去!赵大娘故意大声说着,怕老赵头听不见似的。   你老可享福了,进城好好吃上一顿!老赵头羡慕地说道。   那是一定!赵大娘高兴应着。   赵二喜呲着牙,笑着说:老叔,我们走了。

  路上慢点!老赵头嘱咐完,便又乐滋滋地弹起了三弦。

  这三弦的旋律飞入二喜的耳朵里,让他心里感觉无比畅快,肩上的地瓜袋子此时像鸿毛一样轻,三十里山路也变得近在咫尺。     二  三喜的楼房在县城边上,房子虽然不大,也花了他五十多万呢。 室内装饰得富丽堂皇、美观大方,又不失温馨甜蜜。

  三喜的媳妇李莎此时正在客厅专心地擦着茶几,忽然被咚咚的敲门声惊扰了,便不耐烦地问道:谁啊?来了!  李莎打开门的那一刻,楞了一下,心想这远门的亲戚怎么说来就来,还让不让人家好好过日子了。

  莎莎。 二喜憨憨地说着,怕这兄弟媳妇不认识他。   三喜,你妈来了!李莎冲着屋里喊道。

  噢,我妈来了。 三喜听闻妈来了,由衷地高兴。

  二喜看了看妈,在三喜没出来之前,面色尴尬得竟不敢踏入门口半步,心想自己的老粗布鞋污染了这漂亮的木地板可咋整?  妈,哥,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三喜接着赵大娘手里的鸡蛋。   这不是给你来点惊喜吗?二喜憨憨地笑着说。   哥俩也很久没见面了,三喜一把把二喜搂在怀里,激动地说道:中午咱哥俩好好喝一杯!来,进屋。   哎,等等,把鞋换一下,脏死了!李莎在门口阻拦着,眼睛斜视着婆婆,像是见了外星人。

  三喜一听媳妇这话,怒道:你咋和我妈说话呢?  妈什么妈呀,她是你妈,不是我妈!李莎抱着双臂,瞪着大眼说道。   你……三喜对这个无理取闹的媳妇竟然无计可施。   你什么你!李莎说完扭头回到屋内。

  三喜面色尴尬,无奈地对母亲说道:没事,妈先进屋。   进得屋来,二喜看着室内豪华的装修,冲着三喜竖起大拇指,说道:三喜,你这几年发展的可以啊!住这么好的房子。   妈,哥,快坐下,我去倒水,一路走地辛苦了。 说完,三喜便沏好了茶叶。   不辛苦。

赵大娘说着,眼睛一下也没在三喜身上离开过。   二喜依然兴奋地说着:妈,我就说和老家不一样,你看多漂亮。 二喜手指着大吊灯,满面笑容。   漂亮!赵大娘也高兴得合不拢嘴。   这时,二喜忽然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包装精致的大蛋糕,便惊喜地说道:蛋糕你都准备好了!  嗯!  这么大蛋糕!  这还大啊?!我媳妇还嫌小了呢。 三喜解释道。

  这么大了还嫌小?二喜惊讶地问。

  对啊。 三喜答道。

  二喜感觉可能刚才有点误会,便对母亲说:莎莎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看蛋糕都准备好了。   老二你真有孝心。

二喜说着,感觉自愧不如。

  哥,你说什么呢?今天莎莎过生日,我给莎莎买个生日蛋糕。 什么孝心不孝心的?三喜被二喜的话问懵了。   莎莎今天过生日啊?二喜惊讶地看着三喜。

  对啊。   你再想想,再没别的事?二喜提示着,他是想让三喜自己说出来,给母亲一个惊喜。   再没了。 二喜追问。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三喜恍然大悟道。   你想起来了?二喜也来了精神,没白提示,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莎莎她爸和她妈今天也要过来,我要去机场接他们去。

你不说这事我都忘了。 三喜说着,起身就要穿衣服走人。

  赵大娘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无奈,望着三喜不知道该说啥好。   哥,妈,一会你们帮莎莎准备几个菜,我把他们接回来,咱们一起吃饭。 三喜走到门口还不忘记叮嘱一声。

  三喜你等等。

你再仔细想想,就真的没别的事?二喜站起来,走到三喜面前,极力想让他记起来。

  没了。   你好好想想。   哎,哥,没了。

不和你说了,我还赶时间呢。

三喜很不耐烦地说。

    三  二喜看到三喜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在一刹那爆发了。 他抬手狠狠地掴了三喜一把掌。   哎,你们干啥呀!赵大娘害怕了,害怕为了自己的生日兄弟二人反目成仇。   哥,你为什么打我啊?三喜摸着脸,疑惑地问道。   三喜啊,怪不得人家常说,有了婆姨忘了娘。

难道你的眼里只有你的老婆,只有你老婆那一家人?难道你忘了,今天是妈的七十岁生日啊。 二喜揪心说着,眼角竟然湿润了。   哎呀,你说我咋把这事给忘了!妈!三喜懊悔不已,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脑袋。   兄弟呀,你也知道,妈从小最疼的人就是你。

咱爸也走得早,为了供你上大学,妈到处借钱,四处碰壁。

最后妈实在没办法,妈卖血才给你攒的学费啊。 去年,妈得了一场重病,妈不让我告诉你,怕影响你的工作,妈时时刻刻都挂念你,难道你就没想过妈?你看看,你现在吃好的住好的,这是谁给你的?这是妈用生命换来的!二喜训斥着,想让三喜彻底记住做人不能忘本。   你们吵什么吵!李莎从里屋出来,显然是兄弟二人的争吵打扰了她。   哎呀,今天是莎莎的生日,你们别提这些不高兴的事情。 赵大娘见莎莎出来,赶忙劝道,莎莎啊,妈走得急忙,这些土特产都是三喜最爱吃的。

  赵大娘说完,便把袋子里的地瓜倒在地上给三喜他们看,你们看,个头大着哩!  你干什么呀!李莎大吼道。   你疯了?!你怎么这么对妈!三喜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不是我妈!莎莎此时更像一个泼妇,我这地板多贵,真以为是你们农村啊!土包子!她爱地板胜过爱家人。

  莎莎你太过分了!三喜怒道。   莎莎对不起,都是妈的错,妈给你收拾。

赵大娘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个劲儿地赔不是。

  妈,你不用管!三喜愤怒地看着李莎,我说李莎啊,从小我爹走的早,我哥为了让我上学,他早早地就辍学了,在街头上扮傻子,赚钱供我读书!三喜说完,他脑海里又出现了哥哥在街头卖艺的情景,他现在还单身呢。 我能有现在,都是我哥成就了我。 你太过分了!  李莎听罢,反而无耻地说道:哼!我过分!我算是看开了,你们一家人在这欺负我这个外人,三喜我可告诉你,咱家的房产证可是我李莎的名字。

还有你的工作,也是我爸给你找的。

如果没有这些,你现在还是一个臭农民!  房子?工作?我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的人,我不配拥有这一切!三喜指着李莎吼道。

  哥,妈,咱们走!  走吧,你今天如果敢出这个门,咱们就离婚!  三喜愤然对着李莎打了一个耳光,说道:这是臭农民给你的生日礼物!  你……李莎捂着被打肿的脸,傻了。   二喜和三喜搀扶母亲离开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家园。

  二喜耳边仿佛又传来了老赵头的三弦声,听后如饮了陈年佳酿,味道醇正,香气幽远。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