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7章 杨书记的老媳妇看病

第7章 杨书记的老媳妇看病

老太太听后,十分高兴,忙问,“吴医生,那在什么地方给我检查一下”,说着,她的眼睛落在了沙发上。

“那行,就在沙发上也行”,吴能笑。 “吴医生,沙发上有点窄,还是上屋里吧!”,说着,何敏将客房的门推开了,她也知,她的主卧里面气很敏感,作为老女人,杨家老太太肯定一下子就知里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除非她有鼻炎,闻不出来。

吴能和老太太了屋里,何敏和刘倩想呆在里面看吴能给老太太看病,但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笑,“你们俩还是出去吧!把门关上,虽然我们都是女人,可我老太太还是不太习惯”。

何敏和刘倩相视一笑,离开了房间,何敏将门带上了。 吴能很自然地对杨家老太太笑,“老太太,你哪里不服”。

“这里,要不要下子来呀”,杨家老太太指着小下面一点羞涩地问,尽管知吴能作为妇科医生阅无数,但她还是有些抹不开,她这个年代的女人,一辈子只让老公看,极少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看。

“呵呵,我先给你把把脉吧!看看内环境有没有什么问题”,说着,吴能示意杨家老太太把手给他。 让他惊讶的是,杨家老太太的手的跟小姑娘似的的,白白,到底是官太太,养尊优惯了,家里有保姆,也用不着她活,而且,这老太太以前也是当官的,还是个办公室主任,所以保养得不错。 吴能将她胖乎乎的手抓住了手里,开始给她把脉,几分钟后,他对老太太说,“老阿,你啥时候停经的”,吴能问。 “有几年了,应该有四五年了吧!怎么啦”,杨家老太太疑地问。

“没事,我就是问问,你和杨书记还有夫生活么”,吴能问。 “呵呵、、你这孩子,我们都多大年纪了,还夫生活呢!也就是个伴,早没了,停了有七八年了,这些跟我的病有关系么”,杨家老太太羞涩地问。 “也不好说,一般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这也要据每个女人的状况来决定,有些女人这方面需求多,如果一直得不到满足,肯定会引发一些疾病的,你是这些年一直没有想过还是想过了,杨书记没有满足你呢”,吴能问。

吴能其实知杨家老太太的病和这个没有一点关系,但一种猎奇心理作祟,他很想了解这些当官的夫生活怎么样,觉得很刺,这是职业便利,不问白不问,反正她们还不会拒绝回答。

“呵呵,你这孩子,老问这个嘛呀我们都老夫老的了,要说从来都不想,也是不可能的,偶尔会想一下,但没有年轻时那么强烈了,老头子前几年一年当中有几次想做,但不起来了,也就不了了之的”,杨家老太太羞涩地笑。

“哦,是从啥时候开始一点也不想了,还是现在也有时候会想”,吴能笑。

“这怎么说呢有看电视看到这种节的时候,也会想一想,但没有那么强烈了,我这病应该和这个没有关系吧”,杨家老太太疑地问“不一定,要不我还是看看你不服的地方吧!你把子下来”,吴能说。 “要全部掉还是就长子”,杨家老太太问。

“全了吧!你是妇科病,不是内脏有什么问题,理你这种年纪的女人妇科病会少一些,没有外面的环境影响,不像是中青年妇女,如果老公或者什么xing伴侣不净也会让女人染上病的,你现在一年到头也不跟老头子一次,这方面的因素就没了”,吴能说。 “嗯,说的有理”,杨家老太太说,然后自己解开了带,先将长子给掉了,吴能一看她雪白的大,还是非常惊讶的。 的,跟农村里的老太太子就是不一样,农村老太太子他见到多了,哪有这么白哲柔,漂亮感的,她这肌肤跟小姑娘几乎无异,白白的。

接着,杨家老太太羞涩地将自己的小也褪掉了,一簇黑厚的草丛出来了,然后是草丛中两片黑木耳也展开了笑颜,中间是红彤彤的吴能伸出咸猪手就w开了她两片黑木耳,把杨家老太太羞得忙闭上了眼睛,说,“你这孩子,怎么上来就w开我这里呀”。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