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二十一回 真容投落飞崖下 假扮贵人和番邦

第二十一回 真容投落飞崖下 假扮贵人和番邦

的佳人,哪管他们朝朝欢乐,夜夜笙歌。

那翠环到那时候,倒也了。 众官府见国王十分欢喜,那时人人都不敢说是假的,就是翠环她也不敢提假字,所以后来,无人晓得。 按下不提。 再说杏元小姐,当时跳下深潭,二目紧闭,魂魄俱无,自知必死。 岂知昭君娘娘使神将保护,她身才跳落崖时,忽见一朵红云,托起杏元的身躯。

只听得耳边说道:“吾乃力士,奉娘娘的法旨,在此等候多时,今送贞烈进关。 ”只听得耳旁呼呼响,如腾云的一般。 不一时,风微止,足坠地下。 半空中,神将吩咐道:“此乃烈女,吾就回旨去也!”不言神将已去。

再说小姐悠悠醒来,睁眼看时,乃是一座花园,但不知是何人家,又不识路径,不敢移步,只得坐在地下一块石上,呜呜啼哭。

看书的,你道是谁家的花园?乃是河北大名府邹家的花园。 这位老爷姓邹,名再第字伯符,乃是科甲出身,官居河南道御史,现任在京。 夫人郑氏,年已四十以外,膝下无儿。 所生一位小姐,性情,能通经史,又兼孝道,因夫人常有小疾,故此每晚在花园祝告天地,保佑父母身体健康。

这晚小姐烧香已毕,使女收拾了香案,手执灯笼,正欲回走,忽听太湖石边,隐隐有哭泣之声。

遂立住脚,仔细听了一会,那小姐道:“这花园夜静,这哭声从何而来?”春香丫环说道:“四野无人,莫非是鬼?”小姐道:“这花园离住宅不远,如何有鬼?”于是叫一个大胆的丫环寻看。

她来到太湖石边,将灯笼一照,便喊道,“不好了!是一个老狐狸精,他头上有两根花尾,身上。 ”小姐听说,吓得转身就走。 丫环执着灯,不顾高低,跑进内室。

夫人一见丫环的,夫人问道:“为何这等慌张?”春香道:“夫人,不好了!花园中有一个老狐狸精,在那里学人啼哭。

”夫人道:“胡说!”那云英小姐定一定神,便说道:“果然花园内有一个老狐狸精啼哭。

”夫人听说,就叫丫环唤起仆妇,各执棍棒灯笼、火把,保护夫人、小姐,一同奔至花园中而来。 夫人、小姐步入亭上,众家人齐奔花园而来。

到太湖石边,正欲动手,杏元小姐道:“我不是鬼怪,我乃是落难的女子。 我出来便了。

”众人见她如此说话,众家人站立,闪开一旁,却也防备,各将棍棒保护着身子,各将火把、灯笼执起。 喝道:“快些!快些出来。

”只见走出一个外国打扮的女子,众人看见,连忙回禀夫人。

夫人说道:“我说不是狐狸。 我等良善之家,哪有狐狸之理?既然如此,可领她进来见我。

”那家人慌忙去对杏元小姐说道:“我家夫人在牡丹亭上,叫你去呢!”杏元小姐想道:“这家人口称夫人,必是官宦之家。 也罢!我去看看,如何道理。 ”于是跟了家人,往亭子上来。 那些家人仆妇,看见杏元小姐这样打扮,都,笑作一堆,上前来看。 杏元小姐低头含羞,来到夫人跟前,深深下拜。 说道:“落难女子叩见夫人。

”那夫人见她礼数端庄,不是贫贱之家,倒象个,便也站起身来说道:“请起。 ”于是命丫环扶起。 杏元小姐站起身来,又向云英小姐说道:“请上容难女一拜。

”那云英小姐连忙也还礼。

拜罢起身。

夫人见盈盈幼女,体度端方,心中倒也欢喜。 于是吩咐众家人:“你们各自去罢,照应门户吧!”众人都退,夫人又向小姐说道:“我想此处夜静寒冷,何不大家回转内室再谈吧!”小姐道:“是”。 即叫丫环掌灯,一同到内室。

夫人命丫环设了座位,向杏元小姐说道:“请坐。

”杏元小姐方才告坐。

于是坐下,夫人问道:“,家住何方?因何番邦打扮?因何得到我家花园?请细细说与老身知道。 ”杏元小姐含泪开言说道:“夫人呀!落难女子原籍徽州,移住扬州,姓汪名月英。

父亲日升,乃现任运使,难女好好在家学习女工,不料被地方官员将奴家名字开投上司,要我随陈家杏元小姐去和北番。

奴家虽住幽室,颇知礼、义、廉、耻四字,岂可轻废?因受逼迫,,母女分离,随众出关。 看着昭君娘娘尽节之地,触目伤悲,故而投崖自尽,多蒙昭君娘娘大显威灵,着神将将难女送至贵府花园。

此乃难女实言,不敢半句虚词。 ”邹夫人听了这番言语道:“可怜我儿,见了廉耻之节,神圣都来护佑的。

”既是富贵家闺女,又被神人送至我家,你暂且住几日,老身着人寻你父亲,说你这一番备细,少不得你父亲前来接你。 ”杏元小姐说:“多蒙夫人一片好意,找寻奴家父亲,但恐传扬开去,奴家就有欺君之罪。 ”夫人对云英小姐说道:“好一个有见识的女子。 ”又向着杏元小姐说:“既然如此,也是天缘凑巧。 我家老爷在京官拜副都御史,老身郑氏,膝下无儿,今年四十五岁,只生此女,名唤云英。 既是你不愿回去,可拜我名下,做个义女,早晚和我女儿做些女工针黹。

待和番的事情平服了,再慢慢访你家父亲,着人送你回去。

你意下何如?”杏元小姐见如此说,便站起身来说道:“蒙夫人垂爱,只是难女家世卑微,恐有玷辱夫人。

”云英小姐也站起身来说道:“既是家母这样说,小姐不必推辞,从权拜了吧!”于是,杏元小姐走上前来说道:“母亲请上,待孩儿叩见。

”夫人大喜,只得受了两礼。

于是,叫丫环扶起,又与云英小姐叙了年龄,却是杏元小姐长一岁,站立左边,云英小姐站立右边,二人对拜一拜。

从此称呼月英姐姐,云英妹妹。

夫人吩咐云英将自己的衣服,与杏元小姐更换。

又治备了酒肴。

母女三人,谈讲多时,已交三更,方才各自去安寝。 次日又吩咐府家人,勿得在外面泄漏。

不言杏元小姐安居邹府,少不得后有交待。

拨转文词,再言党公与梅璧、春生三人在边关,将近住了数日。 那日党公对二人说道:“二位贤侄,老夫要进京交旨。 你二人可收拾回归故里,报信与家下。

”二生答应:“正是。 ”那秦公打听得党公要进京交旨,少不得要备饯行酒席,并送程仪。 那党公收了饯行酒席,程仪一概不收。 次日辞过秦泰,便率领仆从众人,取路回京交旨。 三人在路无词。

那日正行之间,有报马到来请党公,又有缇骑在后,吓得党公,不知如何原故?且看。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