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掌中殇  18 网媒 邹雅萍 情感分析严重程度

掌中殇  18 网媒 邹雅萍 情感分析严重程度

那年的芍药似火,你蓦然地倾尽芳华,掌中点水袖一舞,足下又步步生花。

惭形了鲛人,溺毙了他。

苏州墨画。

那日你着紫裙云英纱,蹁跹作舞,媲美了霞光。

风起猎猎你于中飘摇,恍若乘风逝去,慌了你的皇。

终了萧音,攥了你的袂,才挽了广袖亦留仙于旁。

他筑七宝避风台系你在身旁,你的皇,唯恐你离,羽化成霜。

彼时的你,泪如雨下,纳琴抚一曲凤求凰断殇,此生得你的皇,便已不负了流光。 你以为这便是死生契阔,却是忘了,他恋你,他不爱你。

宫闱高墙,新人笑旧人伤。

你极目秋水,凭栏眺望。 叶青又黄,三千弱水,你的皇,终究是皇。

珠帘又张,灯芯不剪,烛火曳曳。

你的梁上朱阶,苔痕绿萝。

他不踏你的殿,他流连了花影,你迷醉了杜康。 众生皆寂寞了彷徨。 飞燕飞燕,飞花零孤尘埃落,燕去南国重楼锁。 你像风中簌立的芍药,怒放了夭夭,又染尽了铅华。

飞燕飞燕,世人道你独踽步燕飞凤舞,你才至此唤了飞燕。 可你不识飞燕,你可曾记否?宜主宜主,你闺中名它,你唤宜主,你却不忆它。

你不识你,你不忆你,你又非你。

你早已浸了墨,浊了玲珑心塔。 夜夜笙歌,你像风中怒放的芍药,簌立了灼灼,又悄然了泪下。

极媚而奢,极媚而妖,极媚而悲。 你枕边契定了寂寞,不谓他果。 七宝避风台下,殁了谁的灵魄。

金砖玉瓦,囚了你半生蹉跎,戒不掉的灯红酒绿。

皇城不夜,你又孤零飘落。

你恋于汉宫,你痴于汉宫,你癫于汉宫,你又死于汉宫。 极癫极痴,春帐遗梦。 你不再眷他,你又放逐了你的身,在夜中浮华。

你堕了你,贞女不话。

次第沧田,平帝即位,你被赐了一道谕。

你又是那个庶人,心境却不复平和。

你有你的瘾于皇城。

你轻笑,系下一束绫亦鸠酒了却残生,了却残身。

弥留的你,恍惚之间,又见那年的月下如鲛,那年的青涩无暇。

风台一舞,罢罢萧绝。 莽莽狂沙,渺则渺兮,因则果兮,万籁喑哑。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