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贾环的母亲是谁?贾环与其姐探春的关系

贾环的母亲是谁?贾环与其姐探春的关系

  贾环是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弟弟,父亲是贾政,母亲是贾政的妾室赵姨娘。 赵姨娘是贾家家生女儿出生,所谓家生女儿,就是小厮与放出去的丫鬟结合生下的下一代,可以说是世代奴仆。

这样一个低贱的出生,使得赵姨娘很难接受好的教育,从而素质低下。 当然像鸳鸯这种,自小养在贾母身下,当做主子对待的丫鬟除外。

  低贱的出生,没有好的教育,使得赵姨娘这个人言语粗鄙。

在小人中没有主子样,在主子中摆不起主子谱。 她一生育有两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儿贾探春,第二个便是贾环。 探春自小在贾母跟前长大,吃的喝的都与赵姨娘无关。 因为自小眼见的都是贾母、王夫人这等人物,自小与他们亲近。

养成了一身小姐气质,也与赵姨娘越发生分起来。 王熙凤曾经用这样一句话刺过赵姨娘,他现是主子,与你什么相干?。 这句话是赵姨娘为人母的悲哀,按照古时候的规矩,妾室生的孩子,皆认正室为母,而叫妾室姨娘。 生了孩子,却不能享受为人母的悲哀,从自己身上掉下的骨肉,却认别人为母,赵姨娘当时的心情,也不知该有多伤心。

  自古讲究母以子贵,所以生下贾环,而且贾环还没有被别人抱走的时候,赵姨娘以为自己的好日子到了。

可是赵姨娘短浅的眼见,完全没有看见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为什么儿子反而能够跟随她一起生活呢?因为当时的王夫人,已经有了儿子。

而且还是个福气满满,很得贾母喜爱的金贵子。 贾环无论是养在别人身边,还是养在赵姨娘身边,第二继承人的位置是跑不掉的。

与其养在他人身边,不如养在完全没有见识的赵姨娘身边。 以赵姨娘的性子和见识,贾环十有八九会被养残。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养在赵姨娘身边的贾环,完全不得荣国府统治阶层的喜爱。

可叹赵姨娘还没有看透,还在想方设法的想给自己的儿子争夺权力。 可是在王夫人和王熙凤的双重打压下,赵姨娘和贾环注定只能是炮灰结局。   赵姨娘言语粗俗,她是《红楼梦》中的绝对丑角,骂人的本事一等一的强。

在《红楼梦》第六十回中,赵姨娘骂人的本事显露一二。

赵姨娘直进园子,正是一头火,顶头遇见藕官的干娘夏婆子走来,瞧见赵姨娘气的眼红面青的走来,因问:姨奶奶,那里去?赵姨娘拍着手道:你瞧瞧!这屋里连三日两日进来唱戏的小粉头们都三般两样,掂人的分量,放小菜儿了!要是别的人我还不恼,要叫这些小娼妇捉弄了,还成了什么了?夏婆子听了,正中己怀,忙问:因什么事?赵姨娘遂将以粉作硝、轻侮贾环之事说了一回。 夏婆子道:我的奶奶,你今日才知道?这算什么事。

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宝玉还拦在头里。 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就说使不得,不干不净的东西忌讳。 这烧纸倒不忌讳?你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自己掌不起!但凡掌的起来,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趁这几个小粉头儿都不是正经货,就得罪他们,也有限的。 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帮着你作证见。

你老人家把威风也抖一抖,以后也好争别的。 就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人家的不是。

赵姨娘听了这话,越发有理,便说:烧纸的事我不知道,你细细告诉我。

夏婆子便将前事一一的说了。 又说: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来,还有我们帮着你呢。

  赵姨娘听了,越发得了意,仗着胆子,便一径到了怡红院中。 可巧宝玉往黛玉那里去了,芳官正和袭人等吃饭,见赵姨娘来了,忙都起身让:姨奶奶吃饭。 什么事情这么忙?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芳官脸上摔来,手指着芳官骂道:小娼妇养的!你是我们家银子钱买了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 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得呢。 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那里有你小看他的?  什么小娼妇、小粉头等等,张口就来,骂人不带重样。

发展到后来,直接不顾形象上手了。 有这么一个母亲影响,贾环如何能养成一个好性子呢?  要说贾探春、贾环两姐弟的关系,要借一个人来说明,那就是贾宝玉。

贾探春曾经给贾宝玉做了一双鞋,花费很大的心力,这让赵姨娘很是气愤。

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对此探春是这样回答的: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弟弟,随我的心。

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 宝玉听了,点头笑道:你不知道,他心里自然又有个想了。

探春听说,益发动了气,将头一扭,说道: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鄙贱的见识。 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 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 论理我不该说他,但忒昏愦的不像了!还有笑话呢:就是上回我给你那钱,替我带那顽的东西。 过了两天,他见了我,也是说没钱使,怎么难,我也不理论。

谁知后来丫头们出去了,他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 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了。   只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 一句,便将两人的关系点明了。

贾探春给宝玉做鞋,对他好,自然是因为与宝玉要好。

可是却没有贾环的份,说明贾环没有对她好,她也不对贾环好,关系鲜明。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