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第701同样改变了历史的秣陵县会议4

第701同样改变了历史的秣陵县会议4

  可是,自从开始跟金侯学吃猪肉之后,侯虎的饭量已经开始大幅度下降了。

而如今的他也从以前只是个力气较大的庄稼汉,变成了一个拥有一牛之力的大力士。

  得知侯虎拥有这种本事的时候,刘备眼馋都想将其纳入到自己亲卫的行列,甚至都想将其提拔为统兵的将领。

  不过,这一点,却被金侯拒绝了。   金侯倒不是省不得将侯虎举荐给刘备,而是因为,他很清楚,侯虎就是金珏曾经提到过的一种类型的人――浑人,就像后来隋唐演义中虚构的人物今世孟贲罗士信一样。

  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当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还可以,可是,侯虎一离开金侯,连他军中一个普通伍长都不如。

而且,浑人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特点,只跟自己极为亲近,最初最友善的人。   金侯是改变了侯虎一生的人,是金侯让他平身第一次吃上了饱饭,也是金侯第一次让他吃猪肉吃饱的。 一旦离开金侯,侯虎会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上一次,金侯跟着刘基一起返回下邳城,阻止下邳陈氏的阴谋,就没有带侯虎,要知道,那个时候,负责看着侯虎和金侯带出来的军队的人,同样是侯虎的亲戚侯龙,可即便如此,金侯一离开,侯虎就立刻表现得非常不舒服。   一听这话,刘备就不得不立刻打消了整个念头。

  世上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在三国时期的武将中,有记录的超级大力士,仅有曹操麾下的两员大将――典韦和许褚。   金侯能够找到这么一位力气虽然比许褚小了一半的大力士,而且,还是他的亲戚,已经非常难得了,即便侯虎是个浑人,那次分别之后,金侯便对他极好。 在金侯军中,因为都知道侯虎的情况,所有副将,包括侯龙都么有因此而嫉妒侯虎。

  要知道,在金珏麾下,目前而言,比较出名的大力士也就只有成廉和赵虎两个人而已,他们也只不过有一马之力而已,比起侯虎来都差了不少。   当然,金侯也知道,若是让侯虎与成廉和赵虎单独交手的话,吃亏的人一定是侯虎,成廉马上功夫之强,即便在吕布军中,也只仅次于吕布本人,要略强于魏越。   而赵虎步战非常强,这厮原本就是个游侠儿出身,决定跟金珏之后,又死乞白赖跟着鲍出学了些剑法,跟着成廉学了些马上的功夫。

现如今的他,尤其是在吕布亲自点拨过后,在金珏军中,步战无敌(当然,要派出鲍出整个bug似得人物),而在马上,他已经能够跟魏延战个旗鼓相当了。   金侯上任之后,自下发了这么一个很不起眼的政令,而且,政令中又事先说明,官府并不强制推行这个政令,一切全凭自愿。 故此,先开始寿春城里的百姓们自然全都是驻足观望,看热闹。

  这个时候,金侯手下那些屯田兵们就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他们纷纷到官府报名,并以借贷的方式从官府领取了种猪、鸡苗鸭苗。

  寿春城百姓们看到这么多外乡人居然敢从官府借贷,主动参与到养殖大军中,有一些人就心动了。 到周瑜亲自进入寿春城里探查的时候,已经有一成左右的百姓主动加入其中了。

  金侯深知,从短期来看,江淮四郡中的土地,足够容纳刘备从徐州各郡国、豫州南部诸郡国,以及泰山郡和鲁国迁徙到这里的百姓,不过,他若是在治下成功兴起养殖业的话,就能够大大减轻刘备军粮食方面的压力。 从长期来看,金侯此举能够大大增强刘备军士兵们的战力。

  金侯已经打算,当寿春城里的养殖业兴旺起来之后,就由官府出钱从百姓手中收购一部分蛋和肉,将之全都用在士兵们的身上。 时间长了,刘备军中的士兵单是力气就会增长很多,更不要提,经常吃肉的人,体格也会相应增加很多。

  “什么,刘备居然敢任命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担任九江郡的太守?公瑾,不会是个幌子吧?有鲁肃在,那个什么金侯只是替他在打下手吧!”听完周瑜的话,张昭第一个不信地质疑道。   “呵呵呵!”周瑜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张公,恐怕是真得。 在派人去见子敬之前,瑜在寿春城里呆了几天,经过我的观察,子敬并没有插手九江郡的政务,他留在寿春城里,似乎是在忙碌其他事情。

”  “公瑾,你说,子敬让你给孤传得那番话,又是何意呢?难道是与刘表这段时间之内,接连调整了江夏郡和武陵郡太守之事有关吗?”孙策对于与金珏有关的事情,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不愿意再在与金珏有关的问题上多说多听什么,他现在反而是对鲁肃的话很感兴趣。

  之前,刘表听从傅彤的建议,突然调整了江夏郡和武陵郡太守的人选。

  对于此事,孙策军中,上至孙策本人,下至一般的武将,都明白,刘表是担心原江夏太守黄祖如果继续呆在原来的位置,必然会招致野心勃勃的孙策大举进犯。

  作为荆州东部的门户所在,若是拿下江夏郡,孙策军既可以就此打开入侵荆州中南部的通道,又可以先拿黄祖的人头,祭奠他的父亲孙坚。   刘表突然选拔现在在荆州名不见经传的文聘担任江夏郡太守一职,这多少超出了孙策和周瑜的估计。

  “主公,听到这句话之后,先开始,我也以为是如此。

可是,等我回到豫章郡,派人到荆州打探消息。

却得到了另外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

”周瑜先是点了点头,接着,他又摇了摇头,回答道:“与主公您有恩长沙郡名士桓阶,突然被人暗杀在长沙郡太守张羡的官府之外,而且,他的人头还被挂在了长沙郡郡守府的大门之外。   不仅如此,后来,又有人发现,几乎就在同时,桓阶整个家族无少长全都被人暗杀在家中。 ”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