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走近了他,却终究得不到爱情

走近了他,却终究得不到爱情

若,成为了男人的,便是走上了一条凄美的路途,可以与他共悲欢,共聚散,若知音,游弋人间,在似近非近的感情中朦胧,辗转。 得天下,怑君阑珊,若即若离,不似相思胜似相思。

只是,走近了他,却终究得不到。 -----------题记【一:叹红颜】一朝红颜醉,一遇人憔悴,我说:“若为君之红颜,怎奈桃花空悲切。 ”所谓红颜知己,莫过自欺,莲花清如许,来来去去,只为那若即若离,终究与爱擦肩歌泣。

半卷湘帘,月下佳人,倦倚西风夜已昏。 “斩断情丝心犹乱,千头万绪仍纠缠,低眉恋红颜,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一帆一江一场笑,一月一梦一池秋,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 晚来风急,万古情愁,春色又向人间报晓,山眉间,水盈盈,落花飞去,如凤凰盘旋,流光辜负了,风去飘飘雨又潇潇,天地任我逍遥。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倾城天下,也终究不再心中。

旧梦迷离,往事依稀,春花秋月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君来有声,君去无语,飘来拂去,翻云覆雨里。

命运嘲讽,造化游戏,终究乱红飞花去。

逆风不解,催梅折枝去,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远去无痕迹,听梧桐细雨,瑟瑟其叶,随风摇记忆。 不厌浮生,缘求半世,渺万里层云,,只影向谁去。

醉卧不识今夜愁,哀筝惹泪落,青云羡慕鸟,尊前图一醉,谁劝我千杯?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落叶聚还散,燎沉香,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小楫轻舟,斜阳外,化作相思雨。

人情纵似长情月,算一年年,又能得几回圆。 欲寄西江题叶字,流不到五亭前。 一尊浊酒,水落红莲,却此情不在,当身影辗成一帧静默的风景,望这尘世间,尽是诸多无奈。 多余的爱恨,纵然情不自禁,却依稀不改的容颜。

天涯路,月缺终要圆,流水去,花开花又谢,伊人念君之,写不尽相思。 风月流年里只剩翰墨罗衫微坠,浅画眉愁紧锁,抱梅而酣,枕菊而眠,再回首,已是纤纤梦晨,风干岁月。

花事了,心事了,一转身,一回眸,一红尘,一郎君,如花美眷,春水凝碧,断翅越澄空,抚琴如蓑雨,七弦玲珑,曾忆竹楼外晓风残月,醉影惊鸿,皓月长空,倾杯畅饮,浮云事樽前休说。 昨日堪留,不过清殇泪染,一阕情难断,风过处,西桥下微波荡漾,一程烟雨一相逢,一生入君千年成画。

若一笑惹痴情,烟雨楼台,沧海茫茫,在拈花一笑间醉了迷人的酒靥,寥寥几笔,不尽解我风情。

多少红尘过客,多少过往云烟,秦淮河边鸳鸯醉,天上宫阙挂花飞,心字犹缺,情缘搁浅,聚散离合,在那似水年间。 【二:人易老】或许,只为爱情,能够优雅的老去。 年轮斑驳,青山之巅,巍峨脉脉,冷风离去,一江碧波潋滟,那些叫做记忆的时光微醺仍然。

还记得柳条风丝摇曳的韵律,在夏日温暖的国度中,写下一缕光阴,彼岸潦倒的醉意里,诠释着叫做忧伤的回音,如往昔一场沧桑的别离,古今多少事,不过萧瑟尔尔。 当一阵浓郁的芳香扑面,我知道春意早已悄然爬满了双肩,那一汪思念的泉水,流淌过三生石而刻下誓言,寻寻觅觅,步步生莲,听闻一曲多情自在,萧音如水潺潺。 当沉寂的心事剖析在阳光下,时光深处,断桥流水,一川烟雨,一世沉香旖旎,于是,用迦叶尊者微笑的面容洗礼过往尘埃下的简约,繁华下,不过青衫独影,曼妙情愫归去来兮。 翻开回忆的那一摞文书青笺,看那墨迹未干的清梦远影,沉睡在婆娑雨下未完的寄语和梦呓中,古佛青灯,折煞了多少过尽千帆落花成泥的哀泣,幽幽千古,洗尽铅华,不过是这逸世的彻悟中一点星光罢了。 怅惘在红尘纷扰中,总会缠绕些许牵挂,凭着那零碎的记忆,重新找回前尘过往。 我笑苍天多寂寥,飘零的雨丝,成为那个季节无法释怀的一道忧伤,谁还在原地等待,等待樱花凌空次第而开。

青烟袅袅,空忆良宵,怎知人事单薄,夜来风雨,花落知多少?情愫绵绵,多少文人笔下娓娓称述,只为写下那半生遥望,那凄美的绝唱,然而却温暖不了笔下如梦的凄凉,眉宇间望不穿的惆怅,终究投影在心湖成散不开的凄怆。 在那个江南迷离的雨巷,幽梦凉,爱成殇。 或许,爱在楼兰深处;或许,爱在刀光剑影;然而,终究在爱的漩涡里颠沛流离。 红颜泪,英雄情,不过都是一场暧昧剪影。 一辈子真的没有那么长,当爱一步一步离去,当故事写不出结局,就忘了吧。

朦朦尘寰,谁轻浮了谁的痴狂,谁在成全谁的化蝶成双。 于是,挥袖吟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