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我不是一般的妖 第004章 偷识妖谱的俩人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我不是一般的妖  第004章 偷识妖谱的俩人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我不是一般的妖第004章偷识妖谱的俩人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早上七点一过,麻将镇镇中的白广知猪肉铺前人头攒动,叽叽喳喳的就像赶集。

  人们都是因为听了广播,知道白广知被魃杀死的事来看个热闹,扯句闲话的。

  鼻青脸肿的白板披麻戴孝的站在门前,怀里捧着他二叔白广知的遗像,咧着大嘴嗷呜啊呜的哭嚎着,两行热泪呼呼的往外飞飙。

  镇里主张红白丧喜的会长王者,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拄着拐杖站在白板身旁,吭吭咳了两声,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轻轻拍拍白板的肩头说:  “孩子啊,节哀顺变呐,这人死魂亡天注定,你就是哭的鼻青脸肿的他也唤不回啊!这事啊必须想开点,听爷爷的,先去屋里歇会嗓子,我跟你其他几个爷爷商量一下你二叔的丧事,及后续。 ”  “嗯!”  白板听话的点点头,立时止住哭声,转身走到屋门口的一个马扎上屈腿坐下,把他二叔的遗像一把丢到地上,晃悠起了手腕。   王者扭头一看白板,继而把头扭回来,看着站在他一侧的三个老头说:“白板这孩子真听话,真孝顺啊!”  那三个老头随之忙点头,齐声回道:“会长说的对,会长说的没毛病……”  王者点头嗯一声:  “当领导的嘛,看啥事都明明白白的,嘿嘿!行了,接下来咱老哥几个得商量一下白板他二叔出丧这事了,你们看咱是当街给广知搭个灵棚停尸三天,还是怎么着哇?”  下巴上挂着一撮山羊胡的老头说:  “这个,广知是个孤身,没家没室,无儿无女的,按咱麻将镇老的说法,对于广知这种情况,用不着停三天尸,屋里拾掇个灵堂,过了晌午,下午一擦黑就能抬后山墓地去埋了。

”  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名叫喜山的老头咳嗽一声紧接着说:  “依我看不成!别忘了广知侄子可是被魃杀死的,哥几个也都看过识妖堂里的《识妖谱》,上面明白的记着被魃杀死的人是不能轻易掩埋的,这要等捉妖师查验尸体,确认尸体内没有存留魃毒才可掩埋的,而且掩埋之前必须得火化的。

”  秃顶老头说:“是啊,喜山哥讲的没错,被魃杀死的人,是要先经过捉妖师验尸的。 ”  王者一听,嘬嘬牙花子说:  “可凉皮店的古南风老弟因为昨晚帮广知捉妖时,斗不过那魃受了重伤,连夜被他徒弟古小鸡开车带去闸邑镇圆鹊医馆找神医圆鹊治伤了呀。

”  “会长,咱镇上可不光南风老弟一个捉妖师啊,还有麻将馆的老胡呢!”老头喜山用手顶了顶老花镜说。   “是啊,喜山哥说的没错,胡麻将不也是捉妖师嘛!找他来验也是一样的。 ”秃顶老头说。   王者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把老胡给忘了,行,事不宜迟,我跑趟老胡家,哥几个先在这照顾着,我腿脚快,一会儿就来。

”  老头喜山等三人忙点头齐声道:“会长辛苦了,会长辛苦了……”  王者绕过人群,踏上一条向北的小过道,拄着拐杖蹒跚而去。

  王者走后,喜山走到猪肉铺前的人群面前喊道:“大家伙别在这扎堆了,人家这是丧事,让你们弄的闹哄哄的像是喜事,都快散了吧!”  “喜山哥说的是,散了吧,大家伙都散了吧!”秃顶老头附和道。

  山羊胡老头像是比较讨厌喜山老头,撅着个嘴,一脸不耐烦的也跟着喊:“散了吧,散了吧……!”  人们听了喜山这三个老头的喊声后,渐渐散去。

  不一会儿人们就都走净了,只剩下喜山这三个老头站在猪肉铺门前。

  坐在门里马扎上的白板这时候倚靠着门板打起了盹,鼾声吭吭的。   喜山老头往门里一瞧白板,一撇嘴,嫌弃的小声说:“这孩子心术不正,贪婪的面相,一准是想得到他二叔的遗产。 ”  秃顶老头听到喜山老头低语,瞅着坐在门里马扎上打盹的白板,凑上嘴小声说:  “喜山哥,我觉得这事挺蹊跷的,你说广知死了,南风受了重伤,怎么他就一点事没有呢?昨晚他和他二叔,还有南风是在一起的,你想这魃是多么暴戾啊……!”  喜山一听打了个激灵说:“你的意思是说,白板和魃暗中勾结?”  秃顶老头眨眨眼,点点头。

  “会是这样吗?”喜山瞅着白板,泛起了疑虑。

  就在喜山老头疑虑之时,这条路的尽头传来了一声嘶喊。   “俩小贼,站住!快把识妖谱还给我们……!”  “什么?识妖谱?!”  喜山老头一听,心头一震,连忙把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扭去。   只见这条路的尽头,一高一矮,统一穿着黑衣的两个人龇牙咧嘴,大喘特喘的向喜山老头这边飞速的奔跑而来。

  在他俩后方,十几个手持炒勺、汤匙、铁铲、水瓢的厨子打扮的胖男人紧追不舍。   “万花青,快把识妖谱还给我们……”跑在最前面手持铁铲的胖男人大喊。

  “什么?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记得我刚才抢识妖谱的时候没把名字外漏哇!”万花青一脸懵逼。   跑在他右边的身高相对较矮,长相很憨的万花筒嘿嘿一笑说:”噢,是这么回事,临走前我在他们家墙壁上用一瓶红色的喷漆喷了一行字。

”  “一行什么字?”  “拿秘笈者万花青。 ”  “哇靠,你为什么这么作,你他妈的有病啊!”万花青一听,气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急什么,大英雄不都是这种派头嘛,武松知道吗?拳打镇关西那个,水午(浒)传里演的。 ”万花筒嘿嘿一笑说。   “妈的智障!”万花青狠狠的白了万花青一眼,握紧双拳,加快了速度。

  “万花筒,你也给我站住!”手持铁铲的胖男人在后面又喊了一声。

  “你的名字他怎么也知道了?”万花青又是一脸懵逼。   “哦,我在那行字后面还搞了个落款,喷字人万花筒,怎么样牛逼吧?”万花筒满脸骄傲。

  “哇靠!脑残!大哥居然派你和我来抢识妖谱,妈的!大哥想害死我啊!”万花青脸上直接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

  “喜山叔,快拦住他俩,他俩偷了识妖堂里的识妖谱!”手持铁铲的胖男人远远看见站在猪肉铺前的喜山老头大喊道。

  喜山老头一听,赶忙跟秃顶老头,山羊胡老头站成一排,作出了足球场上守门员的姿势,在前作好了拦捕万花青和万花筒的准备。   “四哥,前面有仨老头,咋办?”万花筒一看拦挡在前的喜山老头三人,着急喊道。

  “莫慌,跟我来!”  万花青再一加速,拐进了前面一条向北的小巷子里,万花筒紧随其后。   “喜山哥,他俩拐了弯了!”秃顶老头一看万花青和万花筒两人在前面不远拐了弯,着急的喊道。

  “坏了!忘了前面还有一条巷子,追!”  喜山老头一声令下,山羊胡老头和秃顶老头跟他一齐冲了出去,那冲刺速度,要是能比乌龟快一点就算他们仨输。

  十几个厨师打扮的人从远处跑到巷子口,刚想往里扎,从对面慢悠悠走来的喜山老头大喊:“你们腿脚快,绕到后面去堵,我们三个守在这边。

”  “对,喜山叔说的对,大家跟我来!”  手持铁铲的胖男人带领着其后十几个人,轰隆轰隆的向巷子那头绕去。   喜山老头等三人走到了巷子口,随即展开了大呼特喘模式。

  喜山老头说:“咱们三个跑的也太快了,跟闪电似的。 ”  “可不嘛,太快了!”秃顶老头应和道。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