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许下一枚贞洁的念,等你在心上

许下一枚贞洁的念,等你在心上

  如果你不说,预言是否将永远封笺?如果不曾遇见你,是不是一棵树一样会开过流年?如今,我站在秋的旷野,从一脉叶牵线,聆听的都是你赶来的气息。   风烟折叠成伞羽,我流眸顾盼,一朵花以一瓣一瓣的姿势飘零,凋败,落在我的发髻。

很想念,很想念你,想念一朵花开的盛绝,开至盛极,原本倾诉的话语,竟然也是相拥了流年,那个曾经驻足的少年,是否还会又一次经过,只为往昔。   依旧有无法言表的心情,拿起或者放下本在一念之间,而我,却用了一千年的时间也未曾走出那一段距离,正如一片叶飞起亦或落下,命运全然不由自己。

  你不说,你亦不用说,满城的琉璃是你清瞳凝睇。 我轻轻抚摸了一寸光阴的厚度,轻轻读你,一寸心房的距离,生怕一个闪失风吹来,吹乱思绪,把你从我的怀里夺去。   飞花走叶,是谁昼夜都在勃发,任思绪厚积滞重,朱砂点眉,刻入千年的痴缠不悔。

  有风飘散成纸笺,描画流年。

我以极细的手法落笺,在每一个字符里轻拈着想你的思绪。

不成文,我亦不想成文,怕阅读的太极,划伤经久的痴迷。

断章取义,我只想在一个情节里缱绻绵延,正如一片叶读懂轮回。   温柔记取时,芳芬济尽,我贴合在你的一句话语里结蕊绽瓣,开出一株桃夭,在秋风起落的瞬间,读的格外疼,隔着前世今生的宿命与轮回,情深缘浅,明明痴恋,生生隔远。   便有宋词跌溅起满世凄凉,光阴流转处,划开一道浅殇,淡淡入茗,浓烈似酒。

淡而绵留的感伤,因你而落凄霜,蒙上茶氲的温良,久久不散,指间弥留,萦绕眉间心上。

浓入骨髓的铭想,镌刻进灵魂,与你相遇的一瞬,注定这缕散不去的浓烟。

  花香在季节的边缘已然荼靡,清风掬不起一缕嫣然,花心落瓣,结成一枚果实,那思念到底是纠缠着的,在轮回的命途等待来年花开。

来年,是否春风拂袖,便有去年人经过,嗅一嗅你的花香,熟悉了你的气息,再一度痴迷于你的宛立。   我依旧踯躅在一片叶的前生后世执迷,如果你依旧是那棵树,不在时光里消失,我便在冬的旷野里徐徐赶来,为你植下千言万语,一脉一脉,纹理清晰。

我的指纹你一定是认识的,就如我掌心里一直握着你熟悉的味道,摇曳生姿,惹我痴迷。   如果你不说,你自不必说,我已然聆听到最蚀骨的心疼,远去的距离,拉成一千公里的距离,想你时,似乎逾越了千年,遇见,怎又不会怦然心动。   烟雾与风总是视而不见,凝魄的是一道迷离,有思绪启动扉页,就且打开一眉相思,任音符描绘成诗笺,不说预言,只道浮生,不诉离殇,微合手掌,许下一枚贞洁的念,等你在心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_当代文学www.hy9996.com All Rights Reserved.